返回

靠近女领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95、担保(第三更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695、担保

    张劲松掏出手机,一看号码,不认识。

    张劲松有些纳闷,这个电话里面存了很多号码,怎么这个号码没有显示名字,是不是陌生人打错了?张劲松来不及细想,接通了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张县长么?”电话那头的人似乎还不确定自己打的这个电话的主人是张劲松,语气中里既有小心,又有不确定。

    张劲松一听,知道这个人并没有打错,张嘴就叫出了自己,可自己却听不出那头是谁,声音不但有些陌生,而且环境还有些嘈杂。

    “我是张劲松,你是哪位?”张劲松客气的回答了那头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赶紧回答:“张县长你好,我是公安局钱海……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没想到,电话竟然是县公安局副局长钱海给他打的,他是怎么知道这个号的?自从上次自己让他帮忙查一堆的案卷,自己再也没跟他有过接触,之前想把这个人收入囊中的,可最近事情太多,也没顾得上,现在他打这个电话给自己,为什么?

    张劲松从电话那头的环境中判断,钱海肯定不是在办公室,而且这个钱海是个副局长,他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如果是公事,那好像有些说不过去,而如果是私事,那么他也不至于傻到从电话里解决。

    张劲松觉得,这个钱海应该明白这些道理,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闹不好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“哦,钱局长,你好。”张劲松又客气的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钱海赶紧说:“你好张县长,冒昧的给你打这个电话,希望不会打扰到您,我现在正在处理一个跳楼的事件,楼顶上那个人非要亲自见您,我跟局长请示了以后才给你打这个电话的,您看……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觉得有些可笑,就算是有人跳楼,也不至于骚扰到自己身上啊,公安局和消防队是干啥的?这点破事就处理不好,但钱海的话却提醒了张劲松,他把自己冒昧打扰张劲松推到了局长身上,看来这件事不是钱海决定的,而是公安局局长决定的,既然是他决定的,那么这个跳楼的要求见自己,极有可能不是普通老百姓。

    张劲松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,他也无法决定自己去不去,钱海后面的话省了,但张劲松是明白的,他这是问自己有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张劲松问钱海说:“钱局长,你现在在现场么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其实此时的钱海心里也非常矛盾,自己早上六点就过来了,而且县公安局还请来了谈判专家,这个跳楼的死活就是要见张劲松,如果见不到他,他就不下来,从六点到现在,楼顶上的这个人已经好几次差点摔下来的,特警本来是打算硬上的,可这个人所在的位置太靠边,根本就无法靠近,而且这个人警惕性很高,根本就不允许任何人靠近,这样下去,这人肯定会因为体力不支摔下来,万一在自己手里出了人命,那自己在局里就更没有地位了,闹不好再给自己扣上个冒子,那自己这辈子就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跟局长打了个电话请示了一下,可这个局长也不知道哪根筋坏了,还是有意个他出难题,竟然让他自己给县长打电话问问,钱海恨不得扒了局长的皮,这电话是自己能打的么?他是县长,自己是副局长,级别上差了好几级,这个电话自己要是打了,那自己就太不懂事了,而局长就是这个态度,完全没给钱海狡辩的余地,说完扣死了电话。

    钱海郁闷了好几分钟,楼顶上那个人情绪越来越激动,甚至给了钱海最后期限,其实如果是一般老百姓想跳楼,这事情要比现在容易处理的多,有问题解决问题就是了,不管是要工程款的,出现感情问题的,或者是神经病的,这些都好办,可今天跳楼的偏偏不是普通老百姓,而是县里一家企业的老板。

    这个老板在县里当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,钱海认识他,早上有人报警,自己赶过来的时候,他以为自己跟这位老板认识,还轻松大意了,上去跟他谈,但老板却认了死理,根本就不给钱海面子,执意要找张劲松,钱海问他理由,他说,跟你们说也白说,你们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跳楼的这个人名叫李二牛,名字虽然土了些,但人却不土。他是搞房地产开起家,当年因为开县里的一处房地产,挣了些钱,后来随着房地产的低迷,他便跟人合伙干企业,前年县里给了他二十亩地,这都过了两年了,办公楼和厂房刚修完。而今天李二牛正是坐在自己办公楼的楼顶,谁都不知道他跳楼到底是因为啥,不过有人议论,可能是因为资金的事,但就算是钱海,他的这个老熟人,也么问出个一二三,李二牛给所有人就只有一句话,那就是见张劲松。

    钱海跟他说,你想见县长,可以去他办公室,也没必要坐这里冒这个险,但李二牛像是着了魔犯了病,他说,他就想在这里见县长。

    钱海劝了他一个小时,谈判专家又跟他谈判了一个小时,李二牛还是纹丝不动,楼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而且这又是在开区,钱海还听说今天外地有几个客商来考察,这事要是不抓紧时间解决,搞不好要出大乱子的。

    钱海无奈,只好跟领导进行了汇报。

    听张劲松这么问,钱海只好跟他大体说了说,他说道:“张县长,跳楼的是一个企业的老板。他非要见您,我们实在是问不出原因,我现在就在现场,如果您有时间,您看您能过来一趟么?”

    张劲松一听,怎么企业老板还跳楼?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县里今天要来几个客商考察的,这件事要是被外地客商遇到了,那燃翼县可就出了名了,现在县里大刀阔斧的搞招商,县里也给了外地客商各种优厚的投资环境,怎么还闹出这么一出?不过张劲松转而一想,他知道,但凡干企业的,都不是普通人,他们大多数都有过人的智慧,如果为了一点点小事,没人愿意出这个风头。

    不到迫不得已,肯定不会爬到楼顶去跳楼的!

    而且现在他要求见自己,那就说明这个跳楼的老板是信得过自己的,可能真的遇到解决不了的难题了,自己这一趟是必须要去的,万一这个人跳下来,死不了还好说,如果死了,那从大局来说,自己的工作不到位,从个人来说,良心也会受到谴责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几乎没有犹豫,便在电话里跟钱海说:“你们先稳住他,你把地址告诉我,我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钱海着实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张劲松站在了这栋楼下。

    与其说这是一栋楼,倒不如说这是一个水泥搭起来的框架,只有主体工程,外墙还没有修,而且楼外连个脚手架都没有,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,厂房也是只只有钢结构框架,还没有一个企业的雏形,厂内道路没有硬化,到处是被车辆压的很深的沟沟壑壑,放眼望去,一片萧条的景象。

    楼有六层高,跳楼的人所在的位置是楼顶的一个角落,从下边看上去,上边只有不到一平方米的平台,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两腿搭在外面,屁股坐在楼角上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张劲松原以为这是个已经开工的企业,看到眼前的一幕,他才明白,原来这是个在建的企业,而且这个企业张劲松也曾听说过,是本地企业,并不是从外地招商过来的,他只知道这个企业在建,而且也知道因为一些原因停工,但他根本就不知道为何停工,下边也没跟他汇报过,当然,这个企业并不大,虽然办公楼修的很气势,但却只有区区二十亩地,所以县里也没把他当回事。

    张劲松意识到,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老板要跳楼,自己工作上肯定出现了疏忽,当初姜富强跟自己交接工作的时候,也没提起过这个企业的事,张劲松不免有些自责。

    楼下已经被消防人员铺设上了气垫,但即便铺上气垫,如果这个人掉下来,也是非死即残。

    张劲松决定,马上上楼跟这个老板对话。

    公安局的人见张劲松到了,让围观的群众闪出一条路,钱海一边给张劲松带路,一边跟他说道:“县长,打扰您了,这个老板非常固执,说见不到你,他就不下来,您看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劲松没理会他说的话,而是问他:“你不分管突事件吧,怎么把你给派过来了?”

    钱海摇了摇头,很无奈的说道:“咳,分管突事件的刘局长这不是出差了么?我是被临时抽调的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不再问他什么话,虽然有两名消防队员护送,但张劲松还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爬上了楼顶。

    李二牛见张劲松到了,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的安慰,他没跟张劲松打招呼,而是对张劲松身后的人说道:“麻烦各位领导回避一下,我想跟张县长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钱海不乐意了,他板着脸对李二牛说道:“二牛,你别得寸进尺啊,你要求见张县长,为了你的安全,县长这么忙赶过来了,你让我们回避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二牛瞪了一眼钱海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们要是不回避,我马上就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二牛做出跳楼的姿势,引来楼下一片尖叫!

    张劲松见情况不对,对李二牛喊了一句:“等一下。”然后他回过头,对钱海说:“你们都下去吧,没事,我跟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钱海怕李二牛真跳下去,况且县长也话了,他这才冲李二牛说了句:“二牛,你小子别不知道好歹,你好自为之!”说完,带着随行的人站到一边,却是不敢马上就下楼。

    张劲松又摆了摆手,他自己的身手自己清楚,倒是不怕有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李二牛等了五分钟,估计钱海等人走远了,他才把腿从半空中拿到楼顶上来。但身体并没有离开那个平台,张劲松往前走了两步,找了个台子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劲松打量了一番这个李二牛,虽然他坐在台子上,但看得出,他已经筋疲力尽了,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屁股,而且脸上胡子拉碴,完全没有一个企业老板的形象。张劲松努力回想着,但他实在是记不起曾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其实张劲松只见过这个李二牛一次,那是他刚来的时候,县里开会,李二牛作为企业代表参加的,那时候正是李二牛最红火的时候,但现在物是人非,李二牛已经不是当年的风云人物,债务逼得他几乎放弃了一切,但他没有放弃自己的企业,他现在也放不下了,面对张劲松,李二牛有满肚子的话想跟他说,当初他听张劲松讲话就觉得这个人非同一般,跟其他的领导不一样,让李二牛没想到的是,当他走投无路的时候,张劲松竟然当了县长,这又一次燃起了他重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好几次李二牛都想直接去张劲松办公室找他,甚至又一次他还到了县政府,但他左思右想只有觉得直接跟张劲松在办公室里谈成功的几率不大。毕竟县里有多少个企业都面临这种问题,张劲松虽然体贴老百姓,但自己在县里的地位他是清楚的,作为一个小老板,他根本就没什么资本让张劲松同情自己,甚至在银行贷款这件事上给自己开绿灯。

    无奈,李二牛想到了跳楼这个办法,事情影响越大,成功的几率就越大,这是他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    张劲松打量完了李二牛,他笑了笑,对李二牛说道:“李老板,什么事想不开,非跳楼不可?你想见我,这不是我来了么?有什么话,你就跟我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马上耷拉下脸,他虽然见过张劲松,跟他单独说话确是第一次,他一脸愧疚的对张劲松说道:“张县长,实在是抱歉,给您惹麻烦了,我做出的事带来的影响,我自己负责,让您来这个地方,其实我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一听李二牛这么说,心里顿时对这个老板产生了几分同情。从他的话里,张劲松觉得这个人并不是胡乱来的,他懂得礼节,也明白是非,看来他是真遇到过不去的坎了,否则不至于这么明白的一个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张劲松很平和的一笑,说:“李老板,你跟我谈之前,我有两个小小要求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说:“县长您请讲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说:“第一,我既然来了,就打算跟你好好谈一谈,如果你能信得过我,那么就请你先下来,上面地方小,你坐着也不舒服,我们可以做到我这个位置谈;第二,我能不能给地下打个电话,让他们先撤,下面聚集这么多人,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有些感动,一个堂堂大县长,跟自己说话竟然是商量的口气。县长都说到这个程度了,自己哪里还有理由不答应呢。

    李二牛犹豫了片刻,对张劲松说:“张县长,我早就听说过您的人品,我李二牛信得过您,你让他们撤吧,我这就下来。”说完,他慢慢的跳下了平台,可能是因为在上面时间长了,刚下来腿脚有些不听使唤,踉踉跄跄的好几次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张劲松见状上前把他扶到了自己刚才做的位置,让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二牛甚是感动,看着张劲松,感觉眼角有些潮。

    张劲松给钱海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下边可以撤了,而且要抓紧把人疏散,留下两个消防队员,先不要上来,在楼下等着。

    钱海没想到,张劲松刚到两分钟,事情就完美解决,他便招呼人把人群疏散了,围观的群众见楼顶上的人不见了,议论纷纷的也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,钱海挑了两个人,而且自己也没走,候在了楼下,等着张劲松的指示。

    张劲松放下电话,坐到了李二牛对面,冲他笑了笑,说道:“李老板,你现在可以跟我说了,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李二牛长叹了一口气,一边揉着自己的大腿,一边对张劲松说:“张县长,其实我也不想冒这个险,我实在是迈不过这一步了,当年我搞房地产挣了几个钱,就和一个朋友商量着搞一家公司,最后决定我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,公司由我来管理,他占百分之四十……前年,我们跟县里申请了一块地,把手续都办好了,当初预算的是需要投资九百万,但后来一进入建设阶段,我们才知道,原来九百万根本就不够,我把我自己的钱都拿了出来,又跟亲戚朋友借了一百多万,好歹才把办公楼盖了起来,可谁想,我那个朋友嫌投资多,到最后一分钱没出,不跟我合伙了!可我的钱都投进去了,我找他谈了很多次,好话坏话都说尽了,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断了,宁可没了我这个朋友,也不想跟我合伙……你说,我也不能硬从人家腰包里往外拿钱吧?我俩当初是口头协议,也没签订什么合同,我只能吃哑巴亏,可企业还是要搞,都修到这个程度了,我全部的家产也一干二净了,后来我又借了点高利贷,好歹把厂房盖了起来,但还是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说完这些,眼睛里已经含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这个当初叱姹风云的房地产老板,如今也会当着县长的面掉泪了。他沉默了十几秒,抬头看了看天,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接着说道:“如今,工程以及停工了,现在建筑商、高利贷、亲戚朋友,甚至农民工,都堵在我家门口要钱……张县长,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啊!县里这几年大招商,各种优惠待遇都是针对的外地客商,燃翼本地的企业家,在银行连一分钱也贷不到,就算是走点关系贷个几十万,也是九牛一毛啊,我现在这个情况,我到哪个银行都是过街老鼠,人家根本就信不着我,张县长啊,您是县长,你可要跟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燃翼人做主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二牛还是没忍住,两行热泪在这个汉子的脸上留下了两条深深的痕迹。

    张劲松被李二牛说的话深深的触动了,前几天他刚刚才去了一个木制家具制造企业进行安全检查,企业老板跟他讲的那些话又一次的得到了印证,县里大招商,大引资,却忽视了本地企业的展,这不得不说是张劲松工作上的一个巨大失误,他没想到,燃翼本地企业竟然从银行贷不出钱,把这些打算为燃翼经济出一把力的本地人逼到了跳楼的境地,这是何等的让人寒心?

    张劲松沉默了,他的沉默有自责,也有眼前这个李二牛的遭遇对他的触动。张劲松无言以对,他恨不得让时间倒退几个月,先把本地企业展的问题解决好。

    李二牛没给张劲松说话的机会,他已经呆了哭腔,继续跟张劲松哭诉道:“张县长,我也是一个男人,不逼到份上我也不会让大家都关注我。我也有脸面啊,现在高利贷逼我,家里人打算跟我断绝关系,老百姓也看不起我,建筑商也撤走了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家当化为泡影啊?张县长,您一定要帮我一把啊,我……我给你磕头了。”说完,李二牛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张劲松面前。

    男人膝下有黄金,李二牛的这一跪,让张劲松无地自容,他有何等的威严让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给自己下跪啊?

    张劲松赶紧扶起李二牛,道:“李老板,你这是干啥,使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或许是太激动,也或许是这个坎实在是迈不过去了。在张劲松面前,李二牛觉得他就是自己的希望,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,给县长下跪,又能怎样?

    李二牛重新站了起来,他两只胳膊被张劲松扶着,两手紧紧的抓着张劲松的衣服,带着哭腔对张劲松说道:“张县长,我只求您能给银行说说,先贷点款给我,我用我的厂子抵押,如果这事能成,您的大恩大德,我李二牛这辈子也忘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扶着李二牛慢慢的坐下,对于张劲松来说,或许帮助李二牛从银行贷点款不是多么难的事,但张劲松却深深的体会到了燃翼绝对不会只有这么一个李二牛。上次安全检查的时候,那个木制家具企业同样存在贷款贷不出来的难题,张劲松觉得,这并非是个例,而是整个燃翼本土企业都存在的实际问题,整个问题解决不了,明天说不定就会有第二个李二牛去跳楼。

    张劲松用手拍了拍李二牛的肩膀,和声和气的说道:“李老板,你投资建企业也是为燃翼经济的展做贡献,我身为县长,没能让你有个良好的投资环境,深感愧疚,我也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……你别着急,有困难咱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,县里最近正在研究制定一项扶持本地小企业的政策,很快就会出台了,到时候不但能解决本地企业的贷款难问题,而且很多优惠政策也会向你们倾斜。”

    李二牛听了张劲松的这话,脸上的肌肉才稍微有了点松弛,但他想得到的不是张劲松的一个承诺,而是实打实的钞票。张劲松说有政策会出台,那么自己要等到猴年马月?虽然他信得过张劲松,也知道这个人从来不欺骗老百姓,但现在的情况很着急,一天拿不到银行的贷款,那么他就一天不得安宁。

    张劲松说完,看出了李二牛表情的变化,没等李二牛说话,张劲松继续说道:“李老板,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,你看这样好不好,回头我协调一下银行,先给你贷一部分款,把手头上的问题先解决解决,解决一下燃眉之急,但我不能给你保证贷多少,毕竟银行不是政府部门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李二牛想听到的话啊,张劲松这是看透了他的心思,如果今天自己不给他一个实实在在的承诺,恐怕李二牛是不会甘心的,命都不打算要了,他还能顾忌啥呢?

    李二牛一把握住了张劲松的手,激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,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钱海等人在下边等了半小时不见张劲松下来,他怕上头出事,正打算上去看看,却看到李二牛扶着张劲松小心翼翼的从楼顶下来了,钱海满心狐疑,这是闹得哪一出啊,怎么张劲松一上去,李二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?

    即便如此,钱海还是把李二牛带回了公安局。这搞不好就属于扰乱社会秩序了,就算不治他的罪,至少也要回去做个笔录的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受到李二牛的触动,张劲松想了很多,他明白,现在他是县长,而不是以前的县委副书记了。之前很多事情根本就不用他主动去想,自然有人会替他想到,自己要做的无非就是跟吴忠诚这个老狐狸斗智斗勇,博得一些属于自己的尊严和权利,而现在自己的身份生了变化,不管是管辖的范畴或者是自己的思想都要跟着变化了,县长自古就是操心的角色。

    张劲松已经想明白,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已经不是跟吴忠诚斗来斗去。即便劳动路那片,他不插手,也有县委的人替他去办了,而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其实要比插手这些事情好的多了,把主要精力放在展燃翼县的经济上,现在来看就是自己最最迫切的事了。

    展经济自然是需要招商引资,从大了看,企业多了会拉动GDP,实现本区域各项数据的上涨,来赢得某位领导的业绩,从小了看,不但

    会给县财政增加收入,也会拉动燃翼劳动力的增值,带动其他产业的共同展。所以,燃翼才做出了大招商的展策略,可张劲松现在已经深深的想到了,外地客商固然重要,但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却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看出效果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有了个金铭集团,但带动其他经济体的展至少也要需要两三年的时间。可燃翼本地企业就不同了,这些企业大多数已经展了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,不管是管理模式,还是技术成熟程度,都远比新建企业好的多。只是县里没有给他们一个足够的展空间,才导致本地小企业没有一家能出人头地,很多企业还停留在家庭作坊的层次上。

    得不到展,必然就无法拉动经济增长。

    这一部分小企业老板倒是挣足了自己的腰包,但整个燃翼县,或者说燃翼县大部分老百姓,依然还不知道怎么去挣钱。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个两极分化,社会矛盾也日益凸显。

    张劲松从李二牛身上受到的启很大,他觉得,如果这个问题再不解决,恐怕就要出大乱子了。到时候经济展不上去是小事,搞出个社会问题,那可就是大事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对李二牛说县里正在研究解决策略,其实这话说的有些超前了。虽然张劲松有过这方面的想法,但这件事一直没有开会研究,甚至于连个基本的框架都还没有,这样一来,张劲松就不得不考虑用什么办法去解决本地企业困境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决定采取两条腿走路的策略,招商引资固然重要,甚至于在当前很长一段时间,燃翼县还是要以招商引资为工作重点,毕竟只有招商,才能解决燃翼落后的问题,但只是招商还不够,县里更要拿出诚意来对待本地的小企业,而这个诚意则是对中小企业的支持,不只是政策支持,还要有强大的资金后盾,特别是针对本地企业的政策,这已经是迫在眉睫了。

    地皮其实还比较容易点,县里已经规划出了开区,如果有企业想扩大规模,可以申请从开区要一片地,只要你资金达到要求,地不是问题,但问题难就拿在钱上,银行不给放贷款,这件事其实县里是说了不算的。

    一来,燃翼现在还没有商业银行,仅有的四大银行属于国有企业,不管是人员还是财务,县里都说了不算。就算是县长出面跟银行的领导打个招呼,有可能还能贷出一部分款来,可燃翼本地的小企业多了,总不能每个企业都要打招呼吧?那这个县长别的事就不用干了,整天跟银行打交道算了。

    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新思路,如何才能让银行把放出去的款没有后顾之忧才行。

    其实随着国家对民间借贷的放开,燃翼县已经冒出了好几个民间借贷公司,替本地企业排忧解难,张劲松并不是第一个操心的,民间的借贷公司早就瞄准了这个商机,可谓是如雨后春笋般的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所谓民间借贷,其实就是在国家规定的利息范围内行使银行的贷款权利,借贷公司用高于银行存款利息为吸引力把老百姓手里的钱收集起来,然后再用高于银行贷款的利息把收集起来的资金放出去,从中赚取利息差价。

    这样做有很多好处。

    一是需要钱的人基本上不用抵押,只需要找几个担保人就能从借贷公司拿到钱,虽然利息高,但手续简单,无非就是多掏几个钱而已,对于那些急需用钱的人来说,这无非就是个好事。

    第二,对于手里有闲钱的老百姓来说也是个好事,他们把钱存到银行,存几年也落不到仨核桃俩枣,放到借贷公司,可以有不菲的利息收入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第三,对于借贷公司来讲,这钱挣得实在是太容易了,资金在手里这么一倒,一个月少则三五千,多则三五万就到手了,不用吃苦,不用受累,多好的事儿啊,就是风险高了点,但这高风险很多人却忽略了。

    这种好事也催生出了一些社会不和谐现象,虽然国家有明文规定,民间借贷的利息不能高于银行利息的四倍,但实际上,很多暗箱操作的利息要高得多。手里有钱的人肯定不会通过借贷公司那固定的利息把钱放出去,而是跟用钱的人私下里商量好,用高利息把钱放出去,那样这个差价就不会落入借贷公司之手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

    当然,投机倒把的事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不会少。民间借贷公司是需要注册登记的,而且也有主管部门来制约,但现实中,很多个人却做起了借贷公司的买卖,他们以个人名义收集闲散资金,然后再把钱放给需要钱的人,利息当然没有固定的格式,说多少就是多少。有人甚至通过关系把钱从银行贷出来,然后再放出去,这个利息差价是惊人的,刚开始的几年,很多人就是通过这种模式了家,一年的时间挣下了这辈子都挣不到的钱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暗箱操作,催生出了当今社会的一个老名词——高利贷。

    眼红的人比比皆是,但事情总会有他的两面性。钱再多也不觉得多,所以很多人越做越大,几百上千万的不在少数,在南方,甚至有一个村的人都靠着这种方式去养家糊口,做的人多了,问题自然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借款人因为经营不善,导致借的钱还不起,最后跑路,放款人凭着自己的资金实力又无法偿还那些亲戚朋友,甚至银行的钱,这样就出现了一连串的效应。很多人因此而倾家荡产,社会问题层出不穷,跑路的,自杀的,找黑势力团伙解决问题的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燃翼也已经开始有人做起了这种生意,不是每个借款人都能保证所借到的钱能生出更多的钱,这种矛盾的生是迟早的事,张劲松本人也多次从网上看到过类似的事件,所以他在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,就排除了这个思路,但却明白,跟银行打交道,无非就是一个事,担保。

    民间借贷正是因为担保做得好,所以才展的井井有条。而个人放款正是因为担保做的不到位,才出现了没钱偿还,一走了之的事。

    现在来说,银行不敢给小企业放款恰恰不是因为小企业没有抵押物,而是银行信不过这些小企业。他们虽然有不动产,但这些不动产却已经化成资金在流动了,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后台作支撑,银行是没有这个胆量去放款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想到了市里的做法,市里前不久以政府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担保公司,说白了,就是市里为了推动小企业的展,用政府作担保,让银行给小企业放款,这样一来,银行就放心得多了,只要有政府做担保,就不怕小企业不还钱,就算最后还不上,有政府在,银行也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张劲松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,政府替企业承担风险,银行借政府的威信往外放钱,而企业要展回馈政府,自然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,这样一来,所有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决定,要在县里成立一家担保公司。以政府的名义担保,给本地小企业提供小额贷款担保服务,他先是联系了市里,要了一套担保公司的工作程序,研究透彻了之后,他没急于定调子,而是打算先去跟吴忠诚汇报一下。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跟吴仲城汇报,并不是张劲松懦弱的表现,因为成立担保公司属于政府行为,确切的来说,这件事要关系到县财政以及人员的问题。理论上来讲应该属于县委拍板,张劲松不想惹这个麻烦,他现在已经变的灵活,无故给自己添麻烦的事情他不会去做。

    这件事即便操作起来很简单,可如果自己没经过和吴忠诚的讨论就给做了,那么到时候给自己扣上个程序不合法的帽子,自己就算是长了十张嘴,也解释不清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让下面的人起草了一个请示,拿着这张请示,张劲松坐到了吴忠诚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开常委会研究劳动路改造的事,张劲松已经有半个月没跟吴忠诚见过面了。劳动路的事,张劲松做了个撒手掌柜的,关于规划,招商,甚至于拆迁补偿,他丝毫都没有参与过。

    他明白,放就放个彻底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白了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,不管吴忠诚怎么搞,那都是他的事,自己不参与,也就没责任了。

    具体的事有分管的人去做,自己做好自己的事请收藏、推荐,比如现在这件事。

    对吴忠诚来讲,他虽然对于张劲松没坚持自己的观点,把劳动路展成保护区有些庆幸,但对于张劲松丝毫不插手,他还是有些意外的。刚开始那几天,吴忠诚就像是赶着抢钱一样,把各项工作都用极短的时间解决掉,他就是怕张劲松从半路杀出来。虽然他有信心,张劲松也改变不了什么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只要张劲松插手,那么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。各项前期工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,吴忠诚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看来张劲松真不打算插手了,吴忠诚满心的欢喜,甚至前几天还暗示梅胜言,再给他搞个学生妹玩玩,自己放松放松。

    这梅胜言还没把学生妹送到吴忠诚手里,张劲松竟然来了。这让吴忠诚有点琢磨不透。他觉得,张劲松不是来者不善,就是善者不来,反正没好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吴忠诚骨子里永远也存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情怀,他害怕张劲松跟他抢工程,固然他有他的地位存在,但这么久以来,跟张劲松之间的这些斗争让吴忠诚深深的体会到了张劲松的威力。虽然有时候他吴忠诚也是个胜利者,但这种斗争以后的胜利却丝毫没有给他带来,反而增加了他对张劲松的抵触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燃翼没有这个张劲松,所有的事情就会顺水推舟,对于他吴忠诚来讲,张劲松就是他的一个累赘。劳动路改造的工程,自己已经是盯了好几年了,如果张劲松半路插一杠子,那么这种好事就会被张劲松这颗老鼠屎搅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所以吴忠诚害怕张劲松来见他,即便很多工作他已经做得差不多了,但他还是不想多个麻烦。

    张劲松来吴忠诚办公室,并不需要经过秘书同意。他敲门进来以后,见吴忠诚用一种狐疑而又谨慎的眼光看着他,张劲松打心眼里鄙视这个县委书记,这种小人的眼光他是永远也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“哈,劲松来了,坐,坐!”吴忠诚起身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虽说开会的时候两人会挣得面红耳赤,但他跟张劲松之间,那种虚伪的默契还是存在的。即便办公室里没有第三个人,吴忠诚还是笑眯眯的跟张劲松打了个招呼,然后站着摸起桌子上的电话,叫秘书过来给张劲松倒水。

    张劲松冲吴忠诚点了点头,也没吱声,而是径直走到了沙上坐下。秘书很快进来给张劲松倒了杯水,吴忠诚走到沙跟前,跟张劲松坐在了一起,秘书又把吴忠诚的杯子放到他跟前,这才悄悄的退去。

    张劲松没有急着把说事,他要先跟吴忠诚寒暄几句,倒不是他想挑起什么话头,只是这么久没跟吴忠诚单独交流,他想了解一下劳动路那边的情况,毕竟他作为一个县长,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看了一眼吴忠诚,笑着说:“书记,这段时间您可要多注意身体啊,劳动路那边的事多,您又亲自上阵,这些事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好的,不过,看您的脸色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其实张劲松本无恶意,也不是想提醒吴忠诚什么,但吴忠诚可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张劲松是话里有话,劳动路的事,大小都要经过他的手,事情必然会很多,但再多也轮不到你张劲松啊,你啥意思?想插手么?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!

    吴忠诚见张劲松面部表情很舒缓,他觉得,张劲松今天来肯定不是关心自己身体来了,应该是夜猫子进宅,没事不来,他笑了笑,对张劲松说:“哎呀,劲松啊,还是你关心我。这话我听了心里暖和啊,你别说,前几天可真是忙得我焦头烂额,不过这几天倒是轻松多了,劳动路那片前期工作做得已经差不多了,我也该清闲清闲喽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在心里鄙视他,看来吴忠诚是理解错了,你想独揽劳动路,本身我也没有插手的意思,干嘛这么防着我。

    张劲松笑着道:“书记,有啥需要政府这边协调的,你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才不会让他协调呢,赶紧说道:“政府的也不少,整天鸡毛蒜皮的事都需要你过问,你自己也多休息啊。工作是永远都做不完的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累坏了身体可就什么都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书记关心,那劳动路那边的事我就不多问了,在您的领导下,各项工程肯定会顺顺利利,劳动路那片的老百姓可都等着住新房子呢。”这些话张劲松是考虑了几秒钟才说出口的,他权衡了一下利弊,觉得与其让吴忠诚不放心,倒不如自己表个态,免得他整天提心吊胆,自己既然决定了不插手,何不让吴忠诚睡个踏实觉,况且自己今天来也是有事跟他商量的,如果他这一关能顺利通过,并且不插手自己的事,何尝不是件好事了。

    吴忠诚一听这话乐了,他是打心里乐的,就算脸上再掩饰,张劲松从他的笑容里也能看得出吴忠诚是长舒了一口气的。张劲松这个不多问真是说到吴忠诚心眼里去了,不多问还不行,你不问才好呢,什么事都不要管才好。

    张劲松没等吴忠诚说话,便把担保公司的方案拿了出来,递给吴忠诚,说道:“书记,我今天来是想跟您请示个事的,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了,但一直拿不定注意,我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愣了一下,接过那张请示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,看到一半的时候,他抬起头,对张劲松说道:“恩,县里是该扶持一下本地企业了,我听说前几天有个老板因为贷不出钱来打算跳楼,这事的确应该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接着说道:“有这回事,我那天就在现场,我跟那个跳楼的老板谈了,他虽然只是个例,但也代表着一大批本地企业家,县里如果不出台一项扶持本地小企业的政策,恐怕这些企业就很难拉动全县的经济,这个提议是效仿者市里的做法,我觉得可行,请书记定夺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再看看。”吴忠诚说完,低下头继续看。

    其实他眼睛在看,心里却在想,在经济局成立一个担保公司,虽然属于政府行为,但真的操作起来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处可捞,张劲松把这事让自己定夺,多少也给了自己一个面子,说到底这属于政府行为,张劲松完全可以不征求自己意见的,即便他跟自己汇报一声,也就是说一声而已,现在他让自己定夺,看来这个张劲松要么就是学乖了。要么就是这里边还有其他的事,不过劳动路的事,张劲松已经决定不插手,那何不领了他这个情,然后再送个他一个人情?两全其美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吴忠诚又看了几分钟,这才把请示放到桌子上,语重心长的对张劲松说:“县长,这个提议非常好,其实我早就想到了要出台这么一项政策扶持本地企业了,但一直找不到路子。还是你的眼光独特啊,这么一搞,不但有利于我们燃翼本地企业家的创业兴致,而且对于经济的拉动也会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,既然你已经有了思路,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。政府方面的事,县委这边该支持还是要支持的嘛,就按这个意思办吧,具体的事宜政府那边自己拿主意,我也不懂经济,我就不多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多了一句嘴,明知故问道:“需不需要开个常委会讨论一下?”

    其实他这句话是多余的,听起来是对吴忠诚权利的不信任,其实在官场,每一句多余的话都是由他重要的意义所在的。张劲松多了这一句嘴,其实目的就是让吴忠诚再明确一下,免得到自己真的实施起来,他半路再杀出个程咬金,这种事吴忠诚不是办不出来,只要他再确认了,那张劲松就扎住了话语权,就算是没什么好处的事,他也不希望吴忠诚参与政府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吴忠诚倒是没多想,把后背往沙上一靠,摆出一个牛逼哄哄的架势,说:“常委会就不必了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看着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句话,张劲松心里就踏实多了,茶杯里的水还冒着热气,张劲松也没有喝一口的意思,他从沙上站起来,跟吴忠诚客气地说道:“好,书记,那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也起身,笑着目送张劲松离开。

    张劲松要成立担保公司,可有一个头疼的事摆在了他的面前,谁来担任这个担保公司的负责人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劲松对于担保公司负责人的人选之所以棘手,是因为县经济局有四个副局长。而这个消息一出,每个副局长都想当。

    这对于这四个副局长来说,可谓是一个香饽饽。虽说是兼职,但作为经济局来讲,日常的工作都是些喊口号、档门面的虚事,根本就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可言。

    虽说经济系统是为全县企业服务的部门,但企业跟经济局之间几乎没什么利益牵涉。这样一来,经济局就成了清水衙门,做到副局长的位子上,也只是徒有虚名罢了。同样是副科级,同样是副局长,把经济局局长拿出来和建设局、房管局的副局长比,那简直就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张劲松为难的不是说经济局的四个局长都干不了,而是他根本就不了解这几个人。平日里跟他们几乎没什么接触,就算是经济局的一把手,张劲松也没怎么正儿八经的聊过,何况是副手。

    担保公司虽说也是为企业服务的,但这个负责人可是一个好差事,哪个企业不想搞点资金来运作一下?只要是企业有求于的部门,那么基本上都是些好部门,给企业服务和企业求上门,那可是天壤之别,这些副局长们不傻,都知道这个差事如果拿到手,干上三五年,可要比一辈子窝在这个副局长的位子上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县里成立担保公司的消息一出,不单单是经济局,县里很多副科级的干部都蠢蠢欲动。特别是那些务虚的部门那些整天喝茶看报的副局长,甚至有乡镇的副书记得知这个消息也开始走门路,想调到经济局去争取这个负责人的位子。

    张劲松也曾想到过,这个位子一出,肯定有人拱到头上一个大疙瘩,但他没想到效应这么明显和强烈,跟他有关系没关系的都各显神通,有人甚至找关系找到了市里。

    张劲松明白,这个负责人既然定住了要从经济局副局长中产生,那么就不能撕开其他部门进人的这个口子,如果破了这个规矩,那么以后自己的工作就很难开展,所以即便市里有领导亲自给他打电话,张劲松也都含蓄而委婉的解释了一通,但即便他坚持了这个原则,有些事情还是让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市长曹子华竟然为了这事亲自给张劲松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张劲松已经有时间没跟曹子华汇报工作了,自从当了县长,他只拜访过市长一次,而现在市长的号码显示在自己的手机上,张劲松意识到,应该跟市长好好汇报一下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好!”张劲松客气的在电话里说。

    “恩,劲松啊,我是曹子华。”曹子华可能是因为习惯了接通电话第一句话的格式,多此一举的介绍了自己。

    张劲松赶紧说:“曹市长,我听出是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一笑,道:“呵呵,劲松啊,没忙着吧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说:“市长,我在办公室呢,没忙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我有件事想问问你。”曹子华道。

    “市长您看我,这段时间也没去跟您汇报工作,我先做个检讨,有什么指示您尽管吩咐。”张劲松见缝插针,赶紧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其实现在他对于曹子华来说还是比较信任的。特别是自己当了县长以后,曹子华就成了自己的直属上司,这尊大神的路子,张劲松决定走好,不管是木槿花引荐的也好,现在是自己的上司也罢,张劲松现曹子华的为人还是很有特点的,很多事他不会强加给你,而是给你指条路子,让你去自由挥,这样的领导最能带出好兵,张劲松觉得这个人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,所以该表态的就要表态。

    曹子华哈哈一笑,说道:“劲松啊,你这话来的可挺快啊,我这还么说啥呢,你先检讨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说道:“曹市长,我检讨是应该的,您是领导,有啥事,我给你打电话,啊不,亲自去跟您汇报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曹子华道:“劲松,你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,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问,我听说燃翼要成立一个担保公司,有这回事么?”

    张劲松赶紧道:“市长,这是我工作的失误,我应该提前跟您汇报的,的确有这事,市里已经成立了,我觉得县里应该紧跟市里的步伐,响应市里的号召嘛。”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