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靠近女领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94、重启劳动路的开(第二更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694、重启劳动路的开

    上一次安全生产事故生以后,县里就立即部署,全县要加强安全生产工作,而且县里还总结经验,动用所有可以动用的力量来避免此类事故的再次生。虽然上一次因为一起事故,处理了人,但事隔不到半年,劳动路却生了火灾。

    张劲松是第一时间接到的通知,这起火灾是生在人员密集区的。虽说有可能不是安全生产事故,但造成的后果肯定不亚于企业出事,所以张劲松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了劳动路。

    张劲松的车子刚进了劳动路,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股浓烟在前面不远处。张劲松心里一紧,这个火灾不生人员伤亡倒是好,但凡死个人,那么他这个县长可就不安宁了。

    上次事故的时候,自己还是县委副书记,追责根本就追不到自己头上来,姜富强倒霉,因为事故被调走,自己这才当了几个月的县长。如果因为这起事故自己在被追究个责任,那也太不值了。所以张劲松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,他在车上就给打了电话问了问情况,而消防队正在现场灭火,太详细的情况一个时候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张劲松有点怕了。

    劳动路这一片本来就是人员密集区,而且全都是老房子,虽说属于燃翼的特色,文化气息很浓,但这些老建筑因为年久失修,而且消防设施根本就不完善,平日里最怕的就是着火。可怕啥来啥,张劲松让司机把车开快一点,但这路也不好走,张劲松越是心急,车子开得就越慢,在离事故地点不到一里的地方,张劲松干脆让司机停车,自己徒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刚到现场,吴忠诚的车也到了。他们俩还来不及说句话,消防队大队长就跑了过来,跟两位领导做起了汇报:“报告吴书记、张县长……我们是十分钟前赶到的现场,火势还没控制住,初步判断是因为线路老化引的火灾,同志们已经进去了,正在搜索看看里面有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气急败坏,抢在吴忠诚前面说了话,他赶紧吩咐消防大队大队长道:“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保证人员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没说话,走远了几步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张劲松大体看了看,着火的是一间老房子,屋顶已经烧的面目全非,幸运的是这间房子是靠着马路的。消防车就停在马路上,两台高压水枪正冲着房子喷水,几名消防队员带着呼吸器站在房子不远处,由一台水枪掩护着他们,不大一会,消防队长又跑到张劲松面前,气喘吁吁地说:“县长,找出来两个人,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几名消防队员抬着一个已经被熏得黢黑的人从房子里面出来了,接着几个医生小跑着过去,把人放倒担架上,张劲松没来得及过去看一眼,人就被救护车拉走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刚被拉走,屋里又被救出一个人,又是一阵忙碌。张劲松站在一旁,身边已经聚集了几个科局的一把手,谁都不说话,因为事情生的很突然,具体情况谁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几名消防队员都从屋里撤了出来,大队长过去问了问情况,然后又跑到了吴忠诚跟前,张劲松马上走了过去,大队长说:“县长,屋里搜完了,救出两个人,估计没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严肃的点了点头,说:“再搜一遍,一定要确保里面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大队长一个立正,转身又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各有关单位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,而且都聚集到了吴忠诚身边,吴忠诚不说什么话,但张劲松看得出,他也非常紧张。虽然看上去火势不大,但火是生在居民区的,如果控制不住,会引一连串的火灾,人员伤亡会非常严重,到时候出了大事,别说是县长,恐怕县委书记都保不住了,吴忠诚他能不怕么?

    县消防队是公安局直属,归公安局和武警双重管理。但之前县里资金紧张,消防队只给配了两台消防车,一台是水车,一台泡沫车,这种火灾只能用水车,但水车却有个缺点,就是打完了水,要加水,如果附近没有消防栓,那么来回加水的时间就会耽误灭火的时间,这次算是幸运的,劳动路上唯一的消防栓就在不远处,消防车能借用得上。所以这边往火场打水,那边就能一直补充水源,这样一来,火势很快就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大火被扑灭,两栋被烧得黑乎乎的房子还在冒着烟。张劲松不放心,又命令消防队进去搜了一遍,在确定里面没人了,各位领导们才纷纷撤走。

    上午生的火灾,下午吴忠诚便召集了县有关部门开火灾分析会。消防大队大队长给与会人员简单介绍了火灾情况,劳动路因为房子太过于陈旧,线路老化比较严重,很多通电线路都是十几年前才布设的,所以容易生火灾。

    因为劳动路的古建筑需要保护,而且改造方案迟迟未定下,所以这些年基本上对这一片没什么动作。这场火灾就是因为一家厨房的电线老化,家中无人,引了火灾,好在着火的地方靠近马路,灭火相对简单,才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。但即便这样,还是导致了两幢房子被烧毁,其中一家有两人被烧成重伤,目前正在医院救治。

    县公安局、供电公司、消防大队、安监局、以及县委县政府办公室的人员和有关领导参加了会议。张劲松坐在一旁,他庆幸这次事故没死人,但这把火也着实烧的他头脑清醒了很多,看来县里的工作只关注经济展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老百姓的事哪一件都不小,这把火如果生在农村,可能几天就会被人们遗忘,但这是在县城,而且还是在人口最密集的区域,即便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和经济损失,那么这次事故给县里带来的教训也是非同小可的,这次幸免,下一次就不一定躲过一劫了。

    吴忠诚听完了消防大队长的汇报,板着脸总结了一通,他沉声道:“同志们,劳动路这场火灾给我们带来的教训是深刻的。这是生在马路边,如果生在胡同里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!而且今天没有风,如果起风,那肯定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!劳动路一直是县城的重点保护对象,即便这样,还是生了不该生的事,我想这其中的原因,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。啊,我们每天都喊安全,每天都强调安全,可事故还是生了,这场火灾的教训是深刻的,我们暂且不说是谁的责任,为了避免以后出现类似事故,大家都要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就说了这么多,张劲松作为县长,他说两句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这场火灾来的太意外,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。但在事故面前,张劲松并没有慌了手脚,他看了看吴忠诚,说道:“书记说的没错,这把火来的太突然,各部门回去以后,要立即开展一次火灾隐患大排查,不单单是居民区,各企业和各单位也要重点检查一下火灾隐患,安委会负责牵头,消防大队具体落实,其他部门要配合好,一定要不留死角,检查到位,检查出的隐患要追踪整改,决不能漏过一个地方。消防队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消防大队的大队长结过话头,道:“我觉得光进行隐患排查还不够,劳动路这片我们早就跟县里提出过,这一片的火灾隐患太多,而且住的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他们的安全意识你淡薄,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重视。其他新建的小区我们都进行了验收,没什么问题,关键就是这一片,这片的通电线路如果能全部换掉,就是解决了一个最大的隐患了。”

    电力公司的领导也出席了会议,他一听这话,立即就顶了上去,问消防大队长,道:“换大线我们电业公司可以做,但每家每户都换线,这钱谁出?这些老人们谁愿意拿出钱来把家里的电线换一个遍?这都几十年了没问题,现在说换就换,恐怕他们不乐意吧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还真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消防队说得有道理,把电线都换掉,那肯定能解决一个大问题。但电力公司说得也不是没道理,他们才不会傻到出钱给老百姓换电线!当然,这也不是一个小费用了,而这部分钱县里出,那就更说不过去了,燃翼几十万人口,你只给劳动路这片换,那其他的人肯定有意见,再说了,县里也没有这种先例啊。

    每家每户出钱是最合理的方式,可这些老人们平日里就守着这些老房子艰难度日,有点收入也是拿点少得可怜的退休金和摆个小摊挣的仨核桃俩枣,没人会愿意拿出钱来给自己家换电线,就算是出了火灾,这些老人们也以为是个意外事故,根本就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。何况,住在这里的老人们都觉得剩下的时间不多了,要是把电线都换了,说不定哪天这一片就拆了,那就得不偿失,这种可能性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电力公司把这事撇得一干二净也正常,他们根本就没有责任给这一片改造通电线路,而张劲松听了他们的话也不敢轻易表态。这些钱县里能拿得起,但这钱不能拿,拿了的话弊大于利,张劲松看了一眼吴忠诚,他没有说话的意思,干脆,自己也先不说话了,听听别人的意见再说吧。

    新上任的安监局长原来是经济局的副局长,他刚上任不久,张劲松让他们牵头,这个压力必然会落到安监局身上。但安监局也明白,他们是管企业的,虽然挂着个县政府安委会的牌子,但也只是个头衔罢了,县里哪个部门都比安监局牛,要调动这些部门,没有县长话,根本就办不了,如今把这么大的责任扣在安监局的头上,局长感觉亚历山大,所以他也出来撇责任了。

    安监局长说:“企业方面好说,我们安监局会落实到每家企业,不管是火灾隐患,还是其他事故隐患,我们都会排查一遍,而且会督促企业进行整改,这件事安委会会出文,到时候会按时报到县政府。”

    安监局没提劳动路的事,把这责任也撇开了,而其他部门就跟没什么关系了,干脆不说话,等着领导下结论。

    消防大队长不愧是当兵的出身,做事喜欢认真,他见个个都愁眉苦脸,便又奋不顾身的挺了上去,道:“这件事可不可以这么做?消防队出个告示,把劳动路片区的隐患公布给每家每户,让他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然后再提改造线路的事,毕竟这也是对他们有好处的,谁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。”

    公安局分管消防的副局长实在是忍不住了,天底下还有敢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主?你消防队可以下告示,但如果有人不听劝,死活不拿钱,到最后出了事,这责任还不是你消防队顶着么?他瞪了一眼大队长,道:“这件事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很麻烦。你每家每户下通知可以,但你敢保证这些老头老太太思想觉悟都这么高么?要是他们有这个意识,这些线路早就换了,还等到现在么?”

    消防大队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顿时蔫了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吴忠诚一直在听着,虽然大家说的都有道理,但没有一个人提到点子上。这件事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论,要想彻底解决,不改造是不可能了,但这是县里的大事,跟这些个不敢乱说话的局长们没必要说,这些人说的只是些皮毛,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张劲松,心里一百个不爽。当初开了好几次常委会都提到劳动路改造的事,每次都是张劲松顶板,现在好了,出事了,这次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,那这个责任就由你张劲松承担好了,你不是县长么?县长不管,难不成我县委书记管?

    其实刚才张劲松说的话,吴忠诚就有点烦。自己本想借着别人的嘴说出这件事,也好给张劲松打个预防针,可张劲松一个隐患排查就把这些人给带沟里了!

    说这些没用的屁话,最后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。但吴忠诚现在并不急,他这次胜券在握,他明白,张劲松这一次是肯定顶不住了,如果他非要顶,那么就把责任分开,量他张劲松也没这个胆量。

    吴忠诚板着脸,不是跟他熟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想的啥,他看了一圈,道:“同志们说的都有道理。这样吧,县政府安排一下,从明天开始,全县安排一次安全隐患大排查,就按照刚才县长说的分工。各部门一定要重视起来,谁的职责谁负责,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找那个环节,至于劳动路那一片,县里再开个会研究研究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这是在侧面的告诉张劲松,劳动路那片现在除了他自己谁说了都不算了,就算你张劲松也说不出别的来。没出事你可以随便说,但出了事那就要好好研究一下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也听出了吴忠诚的意思,他一边点头答应着吴忠诚的安排,一边说道:“好,这事回去我就安排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又强调了伤者的救治问题,同时又嘱咐民政部门适当的时候可以给与援助,这会开了半个小时就散了。

    这火灾一出,本来把计划安排的满满张劲松不得不重新安排一下当前的工作了。他回到县政府,先是找到了分管安全的副县长,把自己该交代的交代了一番,然后让办公室起草了一个全县安全隐患大排查的通知,下到了各局委。

    张劲松这次要搞一次大动作,倒不是因为这场火造成的损失多大,只是张劲松明白一个道理,县里的任何工作都不如安全重要。如果老百姓感觉不到安全,那其他的工作都不用谈。卡诺基的第一理论不就是安全么?这个张劲松还专门研究过,只是这场火提醒了他,这次隐患排查的确要好好搞一搞了,要不然再出点事,那自己可能就真担责任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想把这件事做实,但有时候却又不得不走个形式。等通知一出,张劲松便决定跟着检查组到实地去看一看,至少在电视上露个面,也好让老百姓觉得自己这次是动真格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没到别处,而是跟着检查组来到了劳动路居民区。

    这一片是生事故的地方,也是火灾隐患最严重的地方。张劲松选择这里有两个原因,一来是他作为县长,这里着火了,群众自然希望能得到领导的重视,而这个领导也就是县长,所以张劲松到这里来,是最明智的选择;第二个原因则是他想听一听这里老百姓的意思,毕竟下一步吴忠诚想干啥,大家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检查组是由消防队、安监局、城管局等单位组成,今天因为是张劲松跟着,所以电视台也跟了人,检查组各部门也是分管副局长齐上阵。

    一行人刚进到劳动路,就被群众团团围住了。

    围上来的的确都是些老头老太太,全县都知道,劳动路这些老房子虽然称得上是古董,但很多房子年久失修,平日里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,好点的虽然不漏雨,但门窗都已经不严,冬天有暖气也挡不住门缝里的寒风。年轻人都不想住在这里,只有那些没地去,或者是有怀旧情结的老人们才舍不得离开这里,所以张劲松一行来到这里,很多群众见到县长来了,都想过来问这问那。

    张劲松示意随行人员停住,跟这些老年人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头先认出了张劲松,他带了个头,笑着对大家说:“今天县长来我们这里指导工作了,大家欢迎。”说完,带头鼓起掌。

    老人们对张劲松还算是熟悉,纷纷拍手欢迎,张劲松客气的挥了挥手,示意大家安静,接着他便对大家说道:“大家好,今天我带了县里几个部门的人,来帮大家查查隐患,保障你们的生活安全,同事,我也是过来看看大家,你们有什么困难,有什么想法,可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带头鼓掌的老头看上去精神还不错,也可能以前是哪里的退休干部,说起话来很有味道,他见到县长并不紧张,也不含蓄,直接说道:“县长能来我们这个地方,我们已经很高兴了,您来看我们,就是我们的福气啊,我们都老了,不能给政府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笑了笑,说:“大爷,您这是哪里话啊,县里一直重视劳动路片区老百姓的生活,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想听听你们对县里的意见,有什么话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老头果然是不负众望,当着一群领导和一群老头老太太的面,对张劲松说:“张县长,既然这样,那我就代表我们这些老人们说几句话,县长啊,说实话,我们这些人,要是有别的办法,谁想住在这里啊,唉!都说县里要开,这都传了十多年了,这不还是光打雷不下雨么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愣了一下,他实在是没想到,这个老头会说出这样的话。但接着,一个老太太说话了,她瞥了一眼刚才说话的老头,说:“我说老刘,你不想住这里不代表大家不想住啊,我都在这里住一辈子了,哪里不好啊?我觉得挺好啊,要让我走,我还舍不得走呢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这话一出,大家开始七嘴八言议论开了,张劲松仔细听了听,乐于搬走和不乐于搬走的,大约一半对一半,搬走的一般都是思想比较开放,而不搬的理由也非常充分,又说要保护老祖宗的产业的,有说住在这里习惯的,也有的说嫌住楼房麻烦的,而张劲松虽然现在是一个县长的身份站在这里,他根本

    就无法给这些人一个满意的答复。

    他一直反对改造,其实就是想把这块展成一个旅游区,到时候这里的房子不但可以得到免费的维修,甚至这里的老百姓都能借此得到实惠。但这说起来容易,真正实施起来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。现在这里是着了一把火,说不定明天就会着三把火,万一出个大事,恐怕不光是自己被上面问责,这里的老百姓也会对自己唾骂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借老人们辩论的空隙,插了一句话:“乡亲们,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,至于劳动路这一片的问题下一步如何处理,县委县政府正在研究,我保证不出三年,这一片会得到彻底的解决,给这里的老百姓一个安全、安静、和谐的生活环境。”

    老头老太太们当然不满意张劲松的这个承诺。

    具体怎么办,张劲松并没有说出来。他不是不想说,但现在的形势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,他无法给老百姓一个承诺。他是个县长,但这种大事他一个人说了也不算。

    老百姓却不这么认为,他们觉得你县长就是大官,你说怎么搞,那就怎么搞,谁也挡不住的。所以,张劲松话音刚落,一个老太太就说话了:“张县长啊,你给我们个痛快话,这一片到底怎么个弄法?我们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住在这里,前两天老李家的房子烧了,差点烧死人,这两天我都没睡好觉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对着老太太笑了笑,道:“大娘,这件事县里还要开会研究,不是说怎么搞就怎么搞的,我们要听听你们的意见,毕竟这跟你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啊。”

    刚才第一个说话的老头又趁机插了一句,他说:“县长说的没错,我们这片要动的话早就动了,不会拖到现在。有张县长在,县里不会坐视不管的,张县长,我们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张县长,我们听你的。”几个老头也跟着说。

    张劲松顿感肩上的胆子又重了。老百姓这么相信自己,而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能给老百姓带来什么,至于劳动路到底是个什么结果,张劲松心里根本就没有底气。让他很庆幸的是,自己的威望在老百姓眼里也算是有点成就的,至少这些老头老太太能说出暖自己心窝子的话,自己不给他们一个确切的回答,他觉得这些人是可以理解他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又跟这些人聊了一会,便跟检查组实地检查了几个住户,提出了一些需要整改和注意的问题。当然,这是在民宅里检查,检查组对于现的隐患只能是建议,用不上强制手段。如果这家主人觉悟高,那么这些隐患会毫不犹豫的整改掉,但如果住户不当回事,那么就算是他张劲松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离开劳动路片区,这群老人把张劲松送上了车,在他们期盼的眼神里,张劲松有些感动,又有些感到自己力不从心。这个责任他担不起,作为一县之长,有时候很多事情也是非常无奈的,张劲松即便再强硬,在现实面前,他也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从劳动路出来,张劲松又跟随检查组去了一家企业,这是一家木制家具企业,虽然规模不大,防火形势十分严峻。虽然企业之前已经接到了通知,知道县长要来,刻意的整理了一番,但张劲松一行到了企业以后,现的问题还真不少。

    这个企业规模小,但生产能力大。这样一来,很多原料和成品就堆满了车间,别说是个消防车,就连自行车都进不去。张劲松还是第一次到这家企业,而且这还是县里选了一家条件比较好的,其他的企业根本就不用去,张劲松就能想到会是怎么一种状况了。

    企业老板很担心的样子看着张劲松,其实张劲松也明白,这也不能把问题的根源一股脑的都算到企业头上。谁也想把企业做大做强,但县里的资金有限,而且至今县里也没有一项有利于小微企业贷款优惠的政策,这样一来,单凭企业自己去实现规模的扩大很有难度。

    当然,资金是一方面,土地也是个棘手的问题。现在国家已经对土地划了红线,如果你置换不出其他的复耕,那么你就不能在耕地上上工业项目,这是硬性规定,谁都不能越线的。

    检查组把检查出的问题列了慢慢的一张纸,拿给张劲松看。

    张劲松只是随便看了一眼,便把企业老板叫道跟前。老板已经吓得不成样子,这么多问题,估计自己的企业要关门了,而且县长就在跟前,关门只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张劲松并没有拿隐患说事,而是让老板坐下来,他和蔼的问老板:“企业现在有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张县长今天这是怎么了?来查隐患还是来慰问老百姓来了,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?

    企业老板更是惊得不知道说啥好了,他完全想不到张劲松会用这样的口气跟他说话,而且只字未提隐患的事。他一时间竟然哑巴了,好在旁边安监局的副局长提醒了他一下,他才反应过来,赶紧笑着对张劲松道:“县长,企业现在没什么困难,挺好的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知道这个老板是怕说错了话,他笑了笑,道:“你别紧张嘛,你现在把我当朋友,咱俩现在就是聊天,你们企业的情况我也看到了,如果没困难,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有什么困难,你尽管提,县里能给你解决的,一定会想办法给你解决,你们也是给县里做了贡献的,每年都纳税,而且还解决了这么多劳动力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这话说的太实在,老板心里那是一阵热气腾腾。他没想到堂堂一个大县长,竟然能这么平易近人,而且说话的口气不带一点官腔,完全不像姜富强开会的时候那么的严厉。

    老板毕竟是生意人,心眼还是比较活的。他觉得这样的机会不多,虽然县长是带队来查隐患的,但既然县长让自己说困难,那现在不说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。

    他干脆豁出去了,反正大不了就是关门,说错了话总比失去这个机会要好。老板稍稍迟疑了一下,便对张劲松道:“张县长,我跟你说心里话吧,企业现在并不缺订单,也不缺工人,缺的就是资金和土地。银行的贷款要求的太严,我们这些小老板们在企业贷不了几个钱,而且你也看到了,厂区就这么点,现在就是让我搞好防火工作,我也很难搞,这些木头和家具没地方放啊,再说,设备都很大,车间里摆两台设备就满了,根本就做不到消防通道……其实我们也怕出事,出了事受损失的还是我们企业,但现在这情况,不扩大规模就养不住工人,希望县里能给协调协调,最好能从其他地方重新批一块地,贷款如果能到位,我们会立即建新厂。”

    其实张劲松现在才知道,县里下这么大力气搞招商引资工作,完全没有意识到当地小企业也有心把企业规模做大,只是在政策上没有向这些小企业倾斜而已。像是孟紫萱那样的大企业,各种优惠条件都给了,可像这样的木制家具企业,连个贷款都贷不出来,这些本地企业家们就算有这个雄心,也没这个能力啊!

    张劲松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,他庆幸自己现这个问题现得还不算晚。这些事如果自己不是亲耳听到,恐怕没人会跟自己汇报,而且这些小企业老板也不可能到自己办公室跟自己说这些。

    张劲松看着企业老板那期待的眼神,自己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这算是他工作的一个失误,只顾了大的而忽视了小的,如果不是这次隐患大排查,自己的这个失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现。

    他思考了一下,心平气和的对企业老板说道:“你说的事情我已经记下了,贷款的事县里会考虑。看能够讨论出一个什么合适的办法,争取跟大企业享受到同等待遇。土地问题这需要县里开会研究,这件事我会尽快落实……你的问题也是其他小企业存在的共性问题,这件事县里会重视起来的,现在问题解决不了,你们的大脑里一定要紧绷一个安全弦,这些隐患都是非常明显的……刚才我大体看了看,有些问题彻底解决可能有困难,但思想上坚决不能放松,该投资的投资,该加人的加人,有困难跟县里提,但一定要保证安全。”

    老板几乎要热泪盈眶了,他使劲地点了点头,对张劲松表态道:“请政府放心,请张县长放心,如果我们企业出了事故,我就坐在厂门口等着公安局来抓我。”

    这话引来了大家一片哄笑,张劲松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随行的人员无不佩服张劲松的办事能力,这看似无法整改的隐患,张劲松却能解决的如此轻松,根本就不用下整改指令,不用逼着企业去整改,有时候这只是一个策略,但对于张劲松来说,他需要了解的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回到办公室,把这几件事都列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,他有个习惯,有些事情根本就不用秘书去记录,他自己都会把事情按照轻重缓急程度列上一个计划。什么时候需要办理那些事,他都有详细的记载,小企业贷款的事需要开个会研究一下,这可以往后推一推。倒是劳动路那一片却迫在眉睫了,张劲松把这件事列在了第一位上。

    其实根本就不用张劲松操心,自有操心的人。

    那就是吴忠诚。

    这起火灾事故又重新燃起了他想把劳动路改造一番的希望,这次他是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。事情还没过一周,吴忠诚就着急召开了一次临时县委常委开会了,议题只有一项,那就是讨论劳动路改造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劲松非常明白吴忠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其实就是想开那片地,从而给他带来不菲的收入,仅此而已。而且他虎视眈眈劳动路那片地也不是一时半会了,现在终于有了机会,他肯定不会放过的。

    对这个开嘛,张劲松是持反对态度的,劳动路那片几百年的建筑如果付之一炬,那肯定会让人心疼的,就算是不搞房地产开,那么那一片搞成旅游项目也不是解决不了问题。况且,很多老百姓也都支持,但张劲松也感觉到了事情的急迫性和严重性,至于能不能在常委会上顶住吴忠诚,他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常委会一开始,吴忠诚就没有丝毫的掩饰,一开口就直奔主题:“同志们,今天我们讨论一下劳动路的事,前几天劳动路着了一把火,虽然不是很严重,但也暴露出了一个很大的问题,那一片的房子太老,各种安全隐患层出不穷,检查组把问题都汇总到了我这里,我看了以后只有一个感觉,那就是心惊胆战。现在来看,这一片是需要搞一下了,要不然出了大问题,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不是不懂安全事故的严重性,这次是万幸,如果再严总一点,恐怕自己县长的这个宝座丢了都有可能。所以吴忠诚说这些话,他基本上没有反对的理由,但不反对不代表他就支持吴忠诚,吴忠诚说完,张劲松接过话头,说:“劳动路的确需要改造改造了,我也亲自去过那里,隐患的确不少,但是我觉得这一片毕竟是几百年来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搞房地产开的话会把所有的房子都拆掉,那样未免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立即反驳道:“安全无小事,如果劳动路不下大力气改造,恐怕这些隐患就很难避免,到时候再出点事,别说我一个县委书记,就是市委书记脱不了责任,恐怕在座的谁也不想担上这么个责任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其实就是说给张劲松听的,张劲松也是人,干到县长这个位子对他来说也是付出了很多,他当然不想丢了帽子,而吴忠诚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张劲松接着说道:“我觉得保护性开很有必要,动还是要动,关键问题就是如何动。我个人的建议是进行修缮,把劳动路展成一个带有民族特色的旅游区比较妥当,这样既保护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也能解决安全隐患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也明白,他这属于垂死挣扎,但不管怎么样,该说的他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吴忠诚自然要跟他辩论一番,他的目的可不是依着张劲松的思路,修路的事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,这个劳动路可不能让你张劲松抢了风头,那自己这个县委书记就别干了,回家种地算了。

    吴忠诚说:“展成旅游区,短时间内肯定解决不了,毕竟我们燃翼其他配套设施没有展起来,旅游区开,餐饮、住宿、购物所有的设施都必须一起上,我们现在的能力还打不到这个水平,想法是好的,但要想解决劳动路的问题,这个办法行不通。”

    吴忠诚可谓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张劲松,把张劲松的想法反驳的那叫一个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梅胜言接过话头道:“我觉得劳动路还是搞房地产开比较好,毕竟那一片的老人们谁都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住在那么老的房子里,况且这一片现在来说搞开还比较容易,如果三五年下去,说不定政策还不允许了,到那个时候在开,什么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吴忠诚的亲信也都纷纷支持吴忠诚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劲松知道,这次自己是说什么也白搭了。就算有几个替自己说话的,那也只是杯水车薪,根本就扭转不了大局面。

    况且,张劲松在内心深处也不打算再跟吴忠诚争劳动路了。吴忠诚虎视眈眈劳动路不是一天两天,况且现在的形势太紧迫,谁也不敢保证劳动路就不会再出事。张劲松这次放弃了,任凭这些人怎么说,就算是到最后举手表决的时候,他都没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这事情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定住了,甚至连一次激烈的讨论都没有。张劲松坦然了,他觉得,任何事情都具有他的两面性。劳动路自己把握不住,也见不得不是好事。吴忠诚想开,就由他去吧,即便这件事情属于县政府的范畴,但张劲松现在已经不在乎那么多,这件事到底能办到什么程度,他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劳动路改造,调子是吴忠诚定下的,从拆迁到招商到建设,这一些列过程下来,吴忠诚肯定能挣个盆满钵满。这些大工程,每一个程序都需要县里过问,既然这件事是吴忠诚下决心去做的,那么什么事情都要他经手,他这一经手,所有的好处都变砸到了他头上。但吴忠诚想把这个工程一口吃下,这肯定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事情,县里不只是他一个当官的,即便他是一把手,那么还有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个工程呢。

    虽然劳动路改造属于政府管辖范畴,但张劲松决定不插手这项工程,他也就不打算从这个工程中获得什么好处了。他不缺钱是一方面,但另一方面,张劲松是不想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县里有分管建设的副县长,多少年了,县里第一次这么大手笔的动劳动路,这些分管的官员们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,他们可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。况且县委那边也有不少人过问,张劲松若是硬插手这件事,那势必会威胁到很多人的利益,特别是吴忠诚。

    张劲松现在不想跟吴忠诚决裂。况且,他若是参与了这件事,那肯定是费力不讨好,搞不好,那就是自己的责任,搞好了还不是自己的政绩,这事张劲松想得很明白。

    张劲松不参与,也不反对手下的人各显神通。特别是县里一些跟张劲松关系比较好的建筑企业,他们从张劲松这里得不到什么工程,但不管是哪个环节,吴忠诚总要选定一些开商吧?这些建筑企业从吴忠诚选定的开商手里拿点工程,容易程度远比从县里的官员手里拿到工程要高的多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商人与商人之间的关系,远比商人与官员之间的关系近得多。

    然而,张劲松并没有因为放手一个劳动路改造而有所轻松,早晨刚上班,张劲松还没来得及喝口水,手机像是着了魔一样,嗡嗡的震个不停。

    之所以张劲松对这个手机很敏感,是因为这个号码很少有人知道,而且不管什么时候,他总会把这个手机带在身上,一直处于震动状态,从未响过铃。但凡知道这个号码的,都是跟自己走的很近的人,几个大局的一把手也少有人知道他这个电话,最重要的是,张劲松对外公布这个号码的时候,他曾经嘱咐过,没特殊情况不要打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把电话调成震动也是张劲松从进入官场一来一直沿用下来的习惯,他是县长,但他很有原则,开会的时候绝对不会让自己是手机响铃,没当官的时候,他这么做是避免领导反感,而当了官,他这么做就是以身作则,如果是他开的会,主持人肯定会嘱咐大家开会之前关机,如果是大会,那么就会加一句,关机或者调成震动。

    其实张劲松还有两个号,一个是对外的,也就是县政府网站对外公布的,这个号单独一个手机,由秘书掌管,一般的小事都由秘书自行解决,除非有必要,秘书才会跟自己汇报,张劲松本人是不会接听那个电话的,还有一个号是他家人和工作方面联系用的,这个号他自己带着,知道的人虽然不如对外公布那个号多,但要比现在正在震动的这个号要少。

    现在来电的这个号码,却是张劲松最敏感的一个号。他知道,这个电话一响,就代表着有不得不跟自己汇报的情况了。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