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靠近女领导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93、取经(第一更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693、取经

    道路建设工程又一次被张劲松牢牢的抓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重新招标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,张劲松很庆幸,虽然这次自己费了很大的劲才平息了这场战争,但不得不说,这也暴露出了县里其他工作上的漏洞。当然,身为县长,他管的事情太多,公安局里面这些事如此的混乱,犯罪嫌疑人如此光明正大的逍遥法外,这让张劲松心里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展经济固然是大事,但社会治安事也不小。张劲松没有三头六臂,虽然说这也属于他的管辖范畴,但张劲松也明白,自己的势力现在在燃翼还不是最强的,有些事情也只能是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。就算是有悖于伦理道德,有悖于良心,但凭着他个人的能力,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特别是一个县里这么多的事,不可能每件事都管的滴水不漏。只要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,把当前最需要管的事管好,那么自己做的就已经非常出色了。而且,现在来说,把公安局控制在手里绝非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就张劲松目前的形势来说,在公安局展一个人已经很不错了,钱海虽然是第一首选,但张劲松觉得,他还需要进一步的考察。现在的张劲松跟刚来燃翼的时候思想已经生了变化,并非是个人向他靠拢,他就收入囊中了。他要看人,看看是不是适合跟自己一条战线,如果那些表面上跟自己走得很近,背后却捅自己一刀的主,那是说什么都不能收的。

    钱海这个人虽然有诚意,但就凭他帮自己做的这一件事就相信他,张劲松不会傻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修路的事上,虽然张劲松没打算从中得到什么油水,但他见陈从水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。他就明白,陈从水这个人之前肯定在吴忠诚那里没得到过什么实质性的好处,这次自己把分工程事交给他,其实就是想从经济上把他拴住,而陈从水这个人很聪明,既然张劲松给了他这个权利,那么他就把这个权利运用好,这里面的事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不在乎其他的人在修路这件事上拿多少好处。

    他明白一个道理,不管是什么位置的领导,你的下属如果从你这里得不到什么东西,那肯定不会实心踏地的给你干工作的。官场跟企业不同,官场上的人要的不是工资,而是工资外的收入,就算是有些工作是他必须要干的,那么你不给他点额外的好处,而是只靠着工资让他帮你卖命,那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况且,这些人所干的工作论政绩的话,那可都是领导的菜,当兵的根本就轮不到。所以说明智的领导就会拿出点小恩小惠来赐给下属,他们能干好工作,干出成绩,也是给领导脸上镶金镀银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善于用这种方式来取得下属的忠诚。当然,如果哪天那个人真的跟自己翻了脸,甚至威胁到自己,那么这些事又会成为他们的一个把柄攥到了张劲松手里,不要说这是阴险,其实在官场,玩的就是阴险和心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燃翼县中草药种植一直是张劲松重点关注的大事,药厂眼瞅着就要建设完了,而且今年的中草药也长势喜人,但在运作方式和经营模式上跟全国中药种植大县——阳南县还存在着不可同日而语的差距,张劲松打算率团去阳南县进行考察学习。

    阳南县属于石盘省的邻省,与燃翼不属于一个省级行政区域。虽说阳南县跟燃翼县的地理环境同属于山区,但阳南县的中草药种植规模却是在全国数第一的。

    而且,阳南县的中药产业也占据了全国中药产业的半壁江山。为此,阳南县被国家农业部封为“全国中药第一县”,这个响亮的口号让阳南县一度风靡全国,全国各地纷纷效仿。但多数是虎头蛇尾,用阳南县人的说法,就是一直被模仿,从未被超越。

    燃翼县现在也要搞中草药种植,虽说是刚刚起步,但张劲松却怀着一颗雄心的,要把燃翼建设成以中草药种植和中药加工为主导产业的大县,就不能闭门造车。向兄弟县市学习,变成了燃翼汲取经验,少走弯路的唯一途径,而去哪里学习,阳南县则成了第一首选。

    一切联系好了,张劲松便带着分管副县长,农业局局长,两个乡党委书记,以及其他随从人员来到了阳南。

    阳南县以中药种植闻名全国,全国各地考察团队络绎不绝,县里的领导人工作几乎都用在了接待任务上。特别是在春季,中草药生长正旺盛的时候,县里的接待任务更是严峻。张劲松一行到了阳南以后,县里只出了一名副县长陪同,而且凡是因考察而产生的费用,燃翼县自行承担。

    张劲松并不因为这样的接待方式而感到没被重视,他交代随行的人员,这次考察一定要认真,不能走马观花,要认真学习人家的经验,争取回去以后把这样的模式用在燃翼,起码不能白跑一趟。

    不过阳南县却不这么认为,阳南的领导有自己的想法,每年全国各地的考察团都来阳南考察,这最核心的技术如果被其他人学了去,那阳南“全国中药第一县”的名号就面临着让位的危险。虽然各地都想学点东西回去,但基本上也就是走走看看,学了皮毛却学不到真东西,回去把学到的皮毛在自己县里一搞,不管费多大劲,也永远超越不了阳南县,这就是竞争。

    张劲松来之前就听说南阳县比较抠门,不会轻易把自己的秘诀外传,特别是像燃翼这种刚刚认识的兄弟县,那更是抠的要命。人家安排个副县长陪着就已经仁至义尽了,要是再告诉你具体的操作流程,那岂不成了农夫与蛇的故事了么?

    张劲松这次可是奔着实际的东西来的,为此他还专门呆了一名中草药种植方面的专家,目的就是取点真经回去。但在阳南县呆了一天,别说取到真经,就连真经在哪里看也没看到,这让张劲松有些灰心。毕竟这具体的行程是按照人家阳南县的安排来的,虽说第一天走的地方也不少,但见到的无非就是小片的中草药种植场,而且那名副县长也只是稍微介绍了一下本县的情况,却只字不提中草药种植技术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张劲松问到阳南县的经验,这位副县长也是哼哼哈哈,话根本就不往点子上说,而且几句话就开始引开话题。张劲松试探了几句,见副县长有意避开,可不好再多问,他非常鄙视阳南县的态度,但这话又说回来,张劲松也理解他们,毕竟展起来不容易,要是被别人超越了,那这成绩不就白得了么?

    当晚,张劲松在宾馆召开考察队全体会议,研究策略,可这是来向人家取经的,即便自己再研究,得不到人家的配合,也无济于事,总不能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学吧?这样也学不到真东西啊,会议研究无果,张劲松只好打算第二天向副县长同志再提一提,看看能不能到核心基地去看一看,至于人家同意不同意,那就看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事情的变化远比计划快。第二天,县里竟然换了一个人来接待燃翼考察团,换的不是县长,也不是其他副县长,而是阳南县农业局的局长。

    这个临时突变让张劲松有些意外,好歹自己也是个县长,不让考察团学到东西也就罢了,怎么还换了一个局长来接待?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!但张劲松不能表现出自己的不满,也或许阳南县有人家的想法,理论上来讲用一个农业局的局长接待兄弟县市的县长,确实有点说不过去,但也不是没有这种先例,毕竟阳南县每天接待的领导层次不一样,说不定阳南下来了比自己更大的官呢。

    这还真让张劲松猜中了,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张劲松一问农业局长,才知道国家农业部的领导今天抵达阳南县进行考察,县里的领导都陪着国家农业部的人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知道,自己这个小县长能由一个农业局的局长陪着就已经很不错了,张劲松不免有些郁闷,自己来的可真不是时候。大领导一来,自己就肯定会被忽略,何况自己和农业部相差甚远,不过既来之则安之,总不能白跑一趟,所以张劲松当即提出,让阳南县的这位局长带着自己的团队去下边走一趟,实地看一看。

    农业局的局长倒是很热情,他跟张劲松解释了一通换人的理由,然后便带领一行人去了乡里。

    路上张劲松含沙射影的让农业局长带自己去个规模比较大的地方,说自己来这一趟要开开眼,实地参观一下,回去也好跟县里宣传一下。农业局长办事也倒是认真,唯恐因为接待不好而受到上级的批评,便把张劲松带到了阳南县规模最大的中草药种植基地。

    张劲松一下车,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。这哪是山区啊,简直就是个药场啊,着眼望去,只要能看到的地方,全都是中草药!这规模也比燃翼大了不只是十倍八倍,而是几百倍啊,而且这里的混合种植也搞得非常成功,药厂就建在半山腰,规模非常大,据农业局长介绍,这个药厂能把这一片中草药全部消化,而且在阳南县,像这样的规模还有十几处!这还不算是最大的,药厂也有四五个,每年的中草药产量,足以养活十几个药厂,而且药农的收入要比城里人的收入高的高,很多城市人都想来山区包一片地种药,只可惜阳南县的土地资源有限,能承包到地的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张劲松感慨万千,燃翼如果能展到阳南县一半的规模,恐怕县财政就再也不用愁了,而且农民收入也会成几何倍数增长。像潘小荣这样的家庭,就不会出现在燃翼了,那是怎样一种景象,那又是怎样一种和谐的场面啊。

    考察团各位成员纷纷使出看家本领,问的农业局局长几乎无言以对,很明显,他已经提前接到了县里的指示,只要涉及到机密的问题,他只字不提,问的急了,他也就是一句话带过,根本就不会说出最核心的模式。

    正当张劲松苦思冥想如何搞到真经的时候,远处一辆警察轰鸣而来,后面跟着一大队的中巴车,警车不偏不倚,就停在张劲松旁边。

    农业局长向张劲松解释说,国家农业部的领导到了,也是来看这一片种植区的,想带着张劲松换个地方,但张劲松在第一辆中巴车停下里以后,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心里便有了底,让农业局局长稍等一会,他要看看国家农业部的领导是谁。

    等张劲松看准了,他欣喜万分,农业部的领导不是别人,正是农业部展计划司的副司长路亚楠,武玲的闺蜜,和张劲松一起吃过饭的那位大美女。

    张劲松根本就不管农业局副局长在他耳边说的些啥了,三步跨做两步走到了中巴车跟前,他没先跟路亚楠打招呼,因为他如果冒昧的上去跟美女说话,显得有些不成熟,而且对阳南县的领导也是最大的不尊重,他要让路亚楠先现自己,这样他就有话说了。

    省市县三级农业部门的领导都在周围站着,路亚楠听了听领导的介绍,对阳南县的工作成果做出了肯定。张劲松一直站在一旁,因为随从的人多,所以没人注意这个陌生人在这里干啥,但张劲松是有意靠近路亚楠的,这个机会他不能错过,这次来偶遇路亚楠也算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了,这个大美女虽说只是个副司长,但她如果帮自己说句话,那可是一劳永逸的事。

    路亚楠终于转身了,张劲松找准了机会,给了她一个杀人的眼神,这个眼神被路亚楠抓了个正着,说实话,当初路亚楠跟张劲松一起吃饭的时候就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很深刻了,他幽默,善于跟人交流,特别是女人,张劲松最大的优点不只是能见一次面就能记住别人,而是见一次面就能让别人记住。这个本领可不是练出来的,而是张劲松的魅力给他带来的,现在路亚楠明显的认出了他,她几乎不顾身边的领导跟她介绍着情况,冲着张劲松喊了一句:“张劲松?你怎么也在这里啊!”

    路亚楠的一句话,让所有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到了张劲松的身上。这个刚才还不被人注意的县长,被路亚楠直呼出大名以后,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。在场的领导纷纷交头接耳,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,竟然跟农业部的领导认识。

    张劲松也不负重望,并没有显出一点点的紧张,往前迈了一步,伸出手,笑着对路亚楠道:“路司长,真是巧啊,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路亚楠伸出手跟张劲松握在了一起,笑着道:“劲松,真是你啊,刚才我还以为看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从张劲松变成劲松,这个称呼的变化瞬间把两个人的关系扩大了N倍。在场的领导们都呆了,这是怎么回事啊?难不成路司长在阳南县还有熟人?没听说过啊,这要是偶遇,也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手下人可不是吃干饭的,特别是昨天刚刚接待完张劲松的那位副县长,赶紧从县长耳朵边上把张劲松的身份进行了汇报,县长接着给县委书记汇报,然后县委书记给副市长,副市长给市长,市长再给省政府副秘书长,一圈汇报下来,张劲松刚刚松开路亚楠的手。

    路亚楠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周围的领导,问张劲松道:“玲姐最近怎么样啊?她也不想我,看来是看孩子看迷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一笑,道:“呵呵,谁说不想你啊,我只要一给她打电话,她就念叨你,让我邀请你到南鹏,可我知道你忙啊,一直也不敢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路亚楠笑着道:“不愧是当了县长啊,嘴巴就是甜,你说这些谁信呐?”

    张劲松怕冷落了身边这些人,他毕竟是个客人,总不能让这些领导看着自己跟路亚楠说话吧,这样显得也太没礼貌了,他没在接路亚楠的话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身边这些人。

    路亚楠明白了张劲松的意思,便把张劲松拉到了一边,对随行的人道:“我给各位领导介绍一下啊,这位是我的老朋友,燃翼县县长张劲松同志。”

    这个介绍,算是帮了张劲松一个大忙了。

    燃翼县委书记赶紧上前一步,握住张劲松的手,笑着道:“张县长,真是不好意思,您看,您来阳南县我也没亲自陪同,今天真是巧了,你跟路司长在这里遇上了,看来这真是老天爷的安排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笑了笑,对县委书记说:“书记,您太客气了,我就是来学习学习贵县的技术的,怎能劳驾您亲自陪同啊。”

    路亚楠刚才就在怀疑着张劲松来阳南县的目的,所以才那么说,现在听到他亲口承认了,便顺水做了个人情,道:“劲松啊,你是来学习的啊,好啊,你来的正好,就跟我们一起走走看看吧。阳南县可是你们学习的榜样,中药种植方面,阳南县是全国首屈一指的,跟阳南县取取经,回去好好展一下燃翼,可要跟阳南好好学习学习啊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路司长说得

    是,这次我就是当学生来的。”

    路亚楠接着转头对阳南县委书记说:“李书记,劲松可是我的朋友,阳南县有什么秘诀、有什么捷径,你可不要藏着掖着啊。”

    部里来人到县里视察,说话真的不需要太顾忌。

    这位李书记当即笑着点头,道:“那是当然,那是当然,燃翼说起来跟我们阳南县还有点历史上的渊源呢,共同展,共同致富不也是我们国家的号召么?”

    张劲松又跟其他领导握了手,招呼燃翼随性的人员都过来,跟各位领导打了招呼,只惊得那位农业局副局长目瞪口呆。他是万万没想到,这个不起眼的县长竟然还能认识农业部的领导,这真是打死也想不到的事啊,早知道这样,就不带张劲松来这里了,可现在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跟着路亚楠一行,张劲松轻松了不少,虽说有省市领导在,但这些领导跟自己都没啥关系,张劲松跟路亚楠聊得很投机,就算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那位副秘书长几乎也靠不上边了。而那位李书记受到了路亚楠的指示,也不敢怠慢,不管张劲松提出什么问题,他都耐心的予以解答,在路亚楠面前,什么经营方式,什么种植技术,什么秘诀,都说了一些,但要一点不漏的介绍给了张劲松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不说书记大人不是专业人士,就算他对中药种植很专业,也不可能完全说出来啊。

    张劲松的人品又爆了一次,如果再阳南县遇不到路亚楠,恐怕这次就会空手而归。而这个美女领导对张劲松的照顾也毫不吝啬,两天的行程,国家农业部的考察,几乎和燃翼考察团在一起,而李书记则成了张劲松一行的专职教师,这个收获对于张劲松来说,可要比直接找到农业部强得多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也不是那种占了便宜卖乖的人,临走前,他表示了对阳南县的高度感谢,同时邀请阳南县的领导到燃翼做客。

    阳南县也给足了路亚楠面子,不但免除了张劲松一行所有的费用,而且还把阳南县的特产作为礼物送给了张劲松一行,甚至还把他们送到了高速入口处。

    张劲松千恩万谢的离开了阳南县,回到燃翼,张劲松特意的给路亚楠打了个电话,表示了感谢。

    在阳南县遇到路亚楠,不得不说张劲松这一趟可没白去,虽说阳南县跟张劲松透露了一些核心的经验,但也并非全盘托出,可即便是透露了一部分,这些东西也够燃翼县暂时运用的了。毕竟这些东西要是靠燃翼自己去总结,说不定要花好几年的时间。

    回来以后,张劲松立即安排下去,燃翼的运作模式要按照阳南县的模式去运作,但不能照搬,要创新。

    张劲松在阳南县可谓是收获颇丰,虽然说跟路亚楠偶遇是促成他这次取得真经的根本原因,但能把燃翼的中草药种植以及中药产业展壮大才是他最大的心愿。

    这次外出学习固然让张劲松见识了一把,但招商引资工作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。回到燃翼,他整理了一下这次外出的成果,便给金铭集团的美女老板孟紫萱打了个电话,她能扩大投资才是根本,闭门造车只会让自己处于一个幻想的状态之中。孟紫萱欣然答应了张劲松的邀请,没过几天,她便来到了燃翼。

    孟紫萱是个买卖人,而且她在燃翼投资。她跟张劲松两个人也是各有其好,孟紫萱涉农药种植,目的就是把自己的事业做强做大,借助燃翼这个天然的地理环境,把自己的中药种植和深加工产业做好。而张劲松则是为了全燃翼的老百姓能过上好日子,说小了,就是为了自己的政绩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凸显出来,所以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想取得利益最大化,所以张劲松和孟紫萱之间的想法,必然会出现一些分歧。

    药厂的建设已经接近尾声,为了能在今年中药收获时节药厂能投入使用,张劲松可谓是给药厂开了一路绿灯。只要是县里涉及到的各项手续,张劲松都要求简化程序,用最短的时间把所有的手续办齐,至少让孟紫萱说不出半个不字来,这也是张劲松为了表示燃翼的诚意,所作出的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的方式。

    孟紫萱固然会对张劲松表示感谢,但她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,去药厂工地,张劲松是陪着孟紫萱一起去的,孟紫萱视察完了工地,在接下来召开的客商接待会上,孟紫萱对张劲松道:“燃翼县的工作效率,让我刮目相看。张县长对我们企业如此重视,我们也不会辜负了燃翼对我们的期望,药厂的设备马上就会到位,今年赶在中药收获之前,药厂一定会完成所有的调试,争取早日投产,早日为燃翼做出贡献。”

    这些客套话张劲松听了心里自然是暖洋洋的,他笑了笑,道:“孟总能在燃翼投资,也是对燃翼的信任,毕竟这是燃翼老百姓的千秋大业。如果孟总能把燃翼的中药种植和深加工产业做大做强,那么我们必定会拿出最大的诚意,来感谢孟总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孟紫萱有在燃翼做大做强的想法,但仅凭着现在这点投资,是完全达不到张劲松的要求的,可如果继续扩大投资,那势必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风险。做企业的总想把风险降到最低,而把效益实现最大,只是孟紫萱不想把自己的赌注都压在燃翼这个地方,除非张劲松给自己一个承诺,燃翼这个地方不管是中药种植还是中药加工都交给金铭集团去做,那么自己的风险就会变小,毕竟没有竞争对手,自己的展才能一路顺风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孟紫萱对张劲松笑了笑,道:“张县长对燃翼老百姓的关心,对我的触动很大。我们金铭集团何尝不想为燃翼的展,和实现燃翼老百姓的小康之路做一点贡献呢,只是我们集团规模小,能力有限,这个重担我们恐怕承受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本以为孟紫萱又是来要条件了,刚想说几句好听的话,孟紫萱却接着道:“不过虽然我们实力有待于继续加强,但我们是怀着一颗诚心来的,我们也相信,在张县长和燃翼县人民的支持下,金铭集团在燃翼肯定会取得良好的展,不过这也要看张县长的诚意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孟紫萱笑了笑。

    张劲松有点搞不懂了,这个女人难不成说对自己有点意见,不过按照常理来说,燃翼确实需要这样的大企业,可现在燃翼做的也够有诚意的了,她还想怎么样?燃翼的政策,这在全省也是绝无仅有的,况且各项手续都已经给她办齐,甚至没有收他们一分钱的费用,难道她还不知足?

    不过张劲松也明白,企业嘛,多要点好处也是必然的。但这好处可不是无限制给的,毕竟我们让你们来是来给燃翼增加财政收入的,而不是拿钱请你们来撑门面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诚恳的笑了笑,对孟紫萱道:“孟总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,我们能做到的必定会全力以赴。毕竟共同展,实现双赢,才是我们合作的最终目的啊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重申了一下燃翼的态度,但孟紫萱根本就不在乎他的话,她不是政客,不管你政府方面有什么旗号要打,既然你希望我们继续投资,那我就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,答应不答应那再说,就算自己很希望扩大投资,现在也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孟紫萱看了看身边的随从人员,她在张劲松面前根本就没有半点的紧张,倒不是因为有武玲这层关系,只是现在张劲松不是以个人身份跟她接触的,他是代表着一方政府,如果是两个人闲聊,她肯定会直言不讳,可现在的气氛不一样,所以她不得不绕了个弯子,道:“张县长,您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,燃翼给我们的帮助我们金铭集团心里都记着呢,还谈什么要求啊。呵呵,不过既然县长同志问了,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吧……说实话,金铭集团的确有在燃翼继续扩大投资的想法,只是现在全国中药种植和深加工产业的形势很严峻,金铭集团不得不考虑到以后的展和市场形势来定,燃翼虽然天时地利人和,但我们是做企业的,首要考虑的就是企业的效益,如果燃翼能只允许我们金铭集团一家中药企业来燃翼投资,那么我们的后顾之忧至少会打个八折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恍然大悟,原来孟紫萱是想吃独食啊。燃翼这么大的地方,而且从政府角度来讲,想把燃翼展成中药大县,这肯定不是个小项目,金铭集团固然财大气粗,但燃翼根本就不是他的老巢,如果答应了孟紫萱的这个要求,那么燃翼岂不是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了么?

    张劲松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才智,但佩服归佩服,这个条件是打死也不能答应她的。如果答应了她,那么燃翼就被动了,你投资不投资是你说了算,投多少也是你说了算,什么时候投资,投资哪一方面还是你说了算,而我们燃翼能做的就是给你一路绿灯,这也太霸道了吧!虽说现在是燃翼巴结这你们,可也不能这么玩啊?

    双方的陪同人员都没想到,孟紫萱会提出这个要求,甚至张劲松也有点后悔不该把孟紫萱这个时候请到燃翼来。毕竟这时候是个关键时刻,看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现在第一个药厂还没投产,她就提出这样的要求,若是药厂投产产生了效益,那她的要求还不上了天啊?不过张劲松也庆幸,至少现在孟紫萱还没有什么底气,现在她还没给燃翼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好处,拒绝她这个要求,现在还是能张的开嘴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等大家议论得差不多了,才呵呵一笑,对孟紫萱道:“凭着金铭集团的实力,别说是一个小小的燃翼,就算是把整个望柏市的经济带动起来也没问题。只是现在我们燃翼的中草药种植刚刚起步,跟金铭集团的展还跟不上趟,如果到最后还达不到孟总的要求,我怕燃翼会托了金铭集团的后腿啊。”

    张劲松这不是在有意抬高金铭集团,的确,金铭集团的实力让燃翼改头换面那是丝毫没有问题的。在南鹏,金铭集团可是响当当的企业,这样的企业在全世界排得上号的,当年孟紫萱的父亲立下誓言,要让金铭集团跻身国内十强,但他还是没等到那一天,产业给了女儿以后,孟紫萱也不负重望,把企业搞得红红火火。但金融危机还是波及到了这个以化工为主导产业的集团,虽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而破产,但也放缓了他展的脚步,如今经济开始回暖,金铭集团又想在农业上大做文章,谁都能看得出,这个充满了活力的企业在不久的将来,肯定会在我国私营企业史上描绘出精彩的一笔。

    张劲松当然也明白这个企业的实力,只是他在想,就算是把燃翼的中药产业让给金铭集团一个公司,那样也满足不了燃翼对招商引资的需求。毕竟这个企业目前还没有其他的项目可是做,围绕着中草药这个产业,恐怕再过十年,燃翼也不会达到自己的理想状态。再者说,自己在燃翼是肯定呆不了十年的,这个协议一旦达成,给下一任县长带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结果。

    孟紫萱其实心里也明白,张劲松不可能答应她的这个要求,只是现在企业竞争太激烈,如果有其他药厂进入了燃翼,那么就会对金铭集团带来一定的冲击。固然财大气粗谁都不怕,但也不能太轻敌了,孟紫萱希望自己能在燃翼搞出点名堂来,通过农业拉动化工业的展,但这只是她的一个初步设想,如果真的要具体实施,恐怕她还要给自己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来说服自己。

    张劲松的这番话虽然没有直接拒绝她,但意思已经很明确,她理解张劲松的处境,但有些事情自己该争取的那是绝对不能让给别人的。

    孟紫萱看着张劲松,笑了笑,说道:“张县长抬举了,金铭集团靠的就是像张县长这样有魄力又有能力的人才展到今天的,我们企业看好燃翼,张县长的人品是一个很大的原因,不过虽然张县长有自己的想法,那我们回去就好好研究一下,看看今年的中草药产量,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进行下一步的投资,您看这样行么?”

    孟紫萱给了张劲松一个台阶,这个堂堂的大县长是不能不给面子的,毕竟他的后台太强大,利用好这个人,对于金铭集团的展是很有好处的。孟紫萱如果直接拒绝了张劲松,恐怕给自己带来的就不单单是燃翼这一个地方的损失,这个损失是无法估量的。

    张劲松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,既然这样,那他也学着孟紫萱的口气,对她道:“那行,我们县里也会重点研究一下,争取给金铭集团最大的优惠条件,共同展嘛。”

    这次谈判,孟紫萱虽然没有给张劲松一个明确的答复,但张劲松心里样有了底。金铭集团不是没有诚意的,今年的中草药长势还不错,等收了药,药厂就能顺利投产,到时候产能达不到要求,孟紫萱肯定会扩大种植面积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农民就会抢着把土地承包给她,中药材种的越多,那么药厂的原料就会越多。如果不扩建,那是必须会影响到药厂的效益,这样一来,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,靠种植带动工业,这样下去,燃翼的中草药产业必定会快速展。

    送走了孟紫萱,张劲松未雨绸缪,开了一个全县大会,让各乡镇一把手、各有关部门都做好准备,而且药厂周围的土地也要提前做好征收,一旦说服孟紫萱,药厂再扩建工程就立即上马,而且要求各乡镇,要做好老百姓的宣传教育工作,今年的中药一收,就要做好下一季中药的种植。而且他还把从阳南县学到的技术让农业局的专家培训了几个技术员,安排到有关乡镇,指导农户进行种植。

    张劲松对燃翼的中药种植充满了信心,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燃翼老百姓肯定能记住他这个县长。虽说这在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他新官上任来的一把火,但把这把火烧好,烧旺,还需要他下一步继续努力,只要有了这个目标,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得多了。

    张劲松在中草药种植上烧了一把火,但谁也没想到,这把火却烧到了劳动路,而且还是真火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作者题外话:推荐一本书简介:亲眼目睹母亲被村长侮辱,陆小虎一怒之下把村长打成重伤,从此走上了逃亡之路。为救孤女小雪,陆小虎被迫加入偷盗集团龙头帮,带着小雪逃出魔窟,加入了特种部队。

    十五年后,改名为秦铮的陆小虎经过魔鬼般的训练,成为一名武艺超群的特种兵,被上级委派到龙头帮做卧底,试图将这个如今雄霸南滨城的黑帮一举歼灭。进入黑帮之后,秦铮很快得到帮主龙哥的赏识,被提拔为三帮主。妩媚的三夫人、冷艳的二帮主以及娇俏的大小姐都纷纷爱上了他,向他投怀送抱,让他享尽艳福。

    在一次跟警方的较量中,秦铮与阔别十年已经成为刑警的小雪重遇。得知秦铮入了黑帮,小雪伤心绝望地向秦铮举起了枪亅亅梦亅岛亅小说亅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