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惊鸿变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章:恶疾缠身少年苦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浩瀚宇宙,无限时空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类的星球,人们都会本能地展望星海,目光幻想于九天遨游。然万物生灵的这一望,望着明处是光,望着暗处是黑;在无穷的欲海里到底望着何处,便决定了善恶良心。

    不见牛鬼神蛇,人便自诩万物主宰。但是物竟适者生存,则永远是恒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风云大陆,陈国、叶家镇。

    黑夜里,一少年正孤独的仰望着星海,他五官端正,棱角分明,浓密的剑眉,乌黑深邃的眼眸,高挺的鼻尖,绝美的嘴唇,透着一股俊美的气息。只是肤色苍白,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自己来此已经14个春秋,再算算时间自己离离开最多也只有6个年头。

    他本是地球人,却因为一场打斗,他的生命也化作一道烟火,与千禧年的烟花一起燃放在高空,意外的重生在风云镖局总镖头叶东的小公子身上,这一世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字——叶惊鸿。

    为何叫叶惊鸿?传闻他出生之际,空中大雨倾盆,电闪雷鸣,一道惊雷而下,劈断叶府院落中的千年古树,与此同时他也坠落在人间。

    家境显赫,父亲修为甚高,从小便有前世的记忆,聪明绝顶,按理说叶惊鸿这一世应该是天才,然他与生俱来被恶疾缠身,虽然是庶出,但是父亲几乎带他寻遍了风云大陆七国,这病却仍从未得到彻底的根治,大多名医断定其最多只有20岁的寿元。

    当然这14年,在他身上发生的悲苦,远远不止这些,一个个悲痛截至时,他想过死亡来解脱自己,但是前世的性格让他变得刚强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站起身来准备回房,身后两棵槐树微微摆动,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,他嘴角微微浮现出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?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身后一青衣少女,阵阵旋转,身体上所散发的清香四处弥漫,从高大的槐树上缓缓的飞落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星光下一张清纯的脸显现而出,她撇着嘴角,眉毛上扬。

    “不好玩,叶哥哥每次都能猜到媛儿到来。”

    叶惊鸿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,此女子叫王媛,他八岁那年因打碎了花盆被大夫人,也就是他的大娘责罚后,满目泪花的他,跑到了叶家镇后山的东里湖,想到了自杀,却无意中救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没有修为感知,但是你身上独有的清香,我是再熟悉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说明叶哥哥很在乎媛儿。”王媛露齿一笑,眼睛弯成月牙状。

    叶惊鸿浅浅一笑,在他的眼中,他把王媛当妹妹,和十年前便生死不明的亲妹妹叶雪一般,正欲开口说话,他猛然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他迅速拿出手帕捂住嘴角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。”王媛虽然早就看惯,但是每当看到对方病发之际,她的心也是无比的沉痛,她走到叶惊鸿的身后,轻轻的拍打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些年早就习惯了。”对于这恶疾,叶惊鸿无奈,他快速的将手帕放进衣兜,因为他不想要王媛看到上面的血迹,让她担心,心里清楚,这些年虽然一直没有终止过服药,但是身体反而是每况愈下,恐怕大限将至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吉人天相,你的病一定会好。”

    叶惊鸿苦笑一声,在这个世间,除了他爹爹叶东还关心他之外,恐怕也只剩王媛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走了,你......”他话还未说完,便被王媛用手遮住了他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不可乱说,你这样媛儿会伤心的。”王媛低下头,或许那天真的会到来,但是她是乐观派,凡事会往好的方面想。

    叶惊鸿叹了口气,陷入了沉默,那深邃的眸子,再次看向夜空。

    “叶哥哥,明天黄韶音会来我们镇上,你陪我去看戏好吗?”

    “黄韶音,是谁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她是我们少女的梦,陈国最出色的花魁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惊鸿应了一声,原来无论在哪里,少女们永远都是追星一族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我已经定了雅间,这是门票。”王媛将一张门票强行的放在叶惊鸿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想你才偷偷跑出来的,现在天色已晚,我要回去了。”王媛打断了叶惊鸿的话,旋即有些失落的离去,最后还是转身莞尔一笑。叮嘱道:“叶哥哥,你一定要去哦。”

    叶惊鸿看看手中戏院的门票,微微一笑,心道,这小丫头片子,清纯中却透露着一种可爱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叶家镇,虽然只是陈国的一个小镇,然因为这里是天下镖局的总舵,因而甚是繁华,而今天花魁黄韶音的到来,周边上百里的城镇大多青年,闻讯赶至,让这小镇更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叶惊鸿起床后,吃了一些下人送过来放在门口的吃食,便向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爹叶东是天下镖局的总镖头,富可敌国,当然叶府自然不小,身为小公子,虽然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向他点头问安,但是他心里清楚,所有的人都是有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他,甚至远远的躲避他。

    虽然叶惊鸿的病并不传染,但是这种说不出来无法医治的恶疾,不知何时起,小镇上谣言四起,甚至有谣言说他天生会人语,乃妖童转世,所以这辈子注定悲苦......

    叶惊鸿低着头,一路在世俗异样的目光下,走出府邸,绕过几条繁华的街道,来到了中心戏院门口。

    他咳嗽一声,前世自己就是开朗阳光之人,而这病魔未免让他沮丧,深吸一口气,拿出戏院门票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戏院里早已经是人山人海,堆满了人,他也对号入座,进入了雅间。所谓的雅间便是二楼上的几个单独的包厢。

    看来是自己来早了,那小丫头片子还未到来,他随手拿了桌子上的茶水,开始慢慢品味,等待着王媛到来。

    少时,一金发女子,走上了戏台,戏院里上千少男少女们呐喊声不停,叶惊鸿也自然的将目光看向戏台,因为雅间阁楼正对着戏台,因而他看的清晰。

    果真不愧是花魁,定眼看去,黄韶音今日所穿纯白色的戏服,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,戏服的衣料白的仿佛透明,微微的反光,就像天使的翅膀,但并不让人感觉到暴露,与她一头金色披肩的长发搭配的极到好处,那透明的秋水眸子不停的眨动,尽显抚媚妖娆,叶惊鸿都忍不住的多打量了几遍。

    戏已经开场,王媛还没到来,叶惊鸿轻叹一声,王媛她的义父王镖头因为膝下无子女,对其如亲生女儿一般,教其武功,很多事情也交给她处理,她百事缠身,哪像他一般,只是个病秧子。

    身为戏子,黄韶音无论是嗓子还是演戏的气质都是俱佳,引来一阵阵的热烈掌声,然而半个时辰后,当黄韶音下台在后台休息之际,十几个青年将黄韶音围住,随即就一把将她挟持住,欲从戏院后门出去。

    叶惊鸿所在的雅间能看到后台,虽然听不到他们的言语,但是能看到有几个戏子被这几个陌生的青年打倒在地,黄韶音也似乎在挣扎呼喊,他也很快猜出一些大概,病秧子的他最终还是大步的从阁楼雅间向后台走去。

    “放了我的师妹。”叶惊鸿走进后台后,首先看到的便是一个身穿戏服,脸上画的浓妆艳舞的男子,站在戏院后门口,正用拍戏的大刀指向众人。

    “小子,聪明的话让开道,唐公子从平城来就是想和黄小姐聚聚。”一鼻尖上有一道刀疤的魁梧大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妹不愿意的事情,你们想带她走,先过我这关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,兄弟们若是这家伙敢挡路,直接杀了。”刀疤脸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让开吧?这些人有备而来,我们是斗不过他们的。”黄韶音流着泪水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,大不了一死。”戏服男子说话间深提一口气,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没人注意的一角,叶惊鸿咳嗽一声,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叶家镇岂有你们如此放肆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心中一顿,叶家镇尤其是天下镖局名震四海,他将手中的大刀靠在背上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叶东之子叶惊鸿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大汉心中微微一颤,叶东的大名如雷贯耳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叫你们办这点事情你们都办不好。”这时一青年手拿折扇,偏偏而来,身后还跟着叶府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唐公子,这......”刀疤脸目光看向叶惊鸿,话还未说完,叶府的管家却开口道:“小公子,你怎么来此凑这个热闹?还不快见过你的唐大哥。”

    叶惊鸿咳嗽一声,脑海飞速旋转,叶府大夫人张馨雨她爹便是云岚宗的宗主,手下一个得力干将唐允,难道这个唐公子便是唐允的儿子?

    “想必这些都是唐大哥的手下是吧,光天化日之下怎可强人所难?”叶惊鸿目光看向唐公子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