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纯阳第一掌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百九十六章 神秘的敌对势力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玉盈、鹏程联手迎敌,纤柔居后接应!”

    “谢长老发动大阵,接回随风、承渊二人!”

    宋书剑脸色阴沉之极,咬了咬牙,大踏步向三清殿走去,伸手推开大门,入目的黑压压的一片坐在地上的内外门弟子,青月正在替慕青宇治疗,方少白脸色惨白靠在墙壁上,正被朱景阳扶着喂药。

    见到宋书剑,程君拖着吞龙盾当啷当啷走了过来,咧嘴笑道:“宋先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书剑欲言又止,问道:“陆姑娘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好像还看到陆师叔了……”程君搔了搔脑袋,回头四下张望一番,一摊手,道,“现在却不知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宋书剑环顾四周,眼见众门人虽然大多资质不凡,但是除了青月道人与朱景阳之外,尚无人能达到炼精化炁境界,纵然调遣出去,也是难逃一死。而唯一有战力的程君却是重伤在身,就连站立也是摇摇晃晃,当下喟然一叹,摇头道:“无事,你等谨守门户,切不可随意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宋先生!”一个内门弟子站起身来,恭恭敬敬的朝宋书剑行了一礼,朗声道,“不知外面情况如何,还望告知!”

    宋书剑认识这个弟子,此人名为穆北辞,为人冷静,练功勤奋,在内门弟子中实力位列前五。只是到底是练功时间太短,筑基高阶的修为,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几乎是炮灰的角色。

    他略一沉吟,微笑道:“如今大乘五寺主力几近被歼,十停中倒是去了九停,剩下几个秃驴还在负隅顽抗,却已不成气候。”

    听得宋书剑言辞凿凿,穆北辞顿时松了一口气,众门人都不约而同的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宋书剑抬起手来,制止了众人的欢呼,轻笑道:“如今你们大师兄、三师兄都在与敌人周旋,又有谢长老镇守玉虚峰,宋某反而闲得无事,特意来瞧瞧你们。你们可要谨守三清殿,以免有漏网之鱼趁机偷袭,死伤几个,那可就大大的不妥了!”

    众门人听得宋书剑语气轻松,言辞带有调侃之意,不由得哄笑起来,大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宋书剑对青月道人与朱景阳吩咐了几句,这才退出三清殿,却苦笑着连连摇头。十停去了九停,这话倒也不假,偏偏那剩下的一停,才是大乘五寺中的最强战力所在。

    四大住持已经棘手无比,如今又偏偏多了一股不知来历的势力。宋书剑离开三清殿,左右打量了几眼,展动身形,向露出微光的紫翠殿奔去。

    刚一进殿,立刻看见陶双亭、陆无厌与楚寻都在这里,楚寻上半身脱得赤条条的泡在一个大桶里,陆无厌正在用力扇火,陶双亭则不断倒入一桶桶乌黑的药汁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见到宋书剑进来,陶双亭放下了小桶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宋书剑满腹疑惑,快步走到桶边,闻了闻气味,又用手指蘸了一点药汁放入口中,顿时脸色一变,皱眉道:“凝碧露?碧火细叶?赤灵天草?还有几味药却是分辨不出,却也大约是大补大发的极热药材,你们这是打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请求陶先生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楚寻睁开了眼睛,语气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“五行而论,离火生坤土,是为夺天浑地。阿寻不才,却不能任凭师兄师弟在外搏杀,我却只能躺在床上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宋书剑气得胡须竖起,指着楚寻骂道,“蠢材,你双臂折断只是小事,但是内伤严重,已是气血两虚。用药如此刚猛,滋长心阳一点虚命火,岂不知五脏六腑都会受损?”

    “无妨!”楚寻满含歉意的向宋书剑一笑,“正要借这虚火演化荒芜……”

    宋书剑一愕,只听陶双亭沉声道:“宋先生,是否纯阳宫又有来敌?”

    自知瞒不过陶双亭这等先天武学宗师,宋书剑略一点头,叹道:“不知又有哪一方势力参战,我已命纤柔等人前往阻截,并命随风、承渊收缩防线。只是敌人既然挑选这个时候来攻,必然是已将虚实探听清楚,有恃无恐。”

    陶双亭点了点头,伸手取过靠在墙边的双戟,大踏步向外走去,宋书剑伸手想拦,迟疑了一下,却又缓缓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水响,却是楚寻跃身而出,陆无厌后跃几步,避开了大片水花,正落在宋书剑身前不远。她转头对宋书剑道:“我也去迎战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见宋书剑突然袍袖一扬,疾风般连点陆无厌身上四处大穴,陆无厌料想不到宋书剑竟然对她下手,不由得一愣,身子颓然软倒下来,被宋书剑一把扶住。

    楚寻一愕之下,随即大喝道:“宋先生,你干什么?”双臂一展,便要扑上来拼命。

    宋书剑声音清冷无比,沉声道:“宋某可战死,陶先生可战死,唯独陆姑娘不可死!”

    “倘若陆姑娘有个三长两短,等掌教回山,宋某如何向掌教交代?”

    楚寻重重一咬牙,胡乱将身上药汁擦干,穿上衣物,将金乌拳套戴在手上,点头道:“一切拜托宋先生了!”

    宋书剑扶着昏迷的陆无厌,让她轻轻靠坐在丹房墙角,站立起身,吩咐道:“阿寻,你速速赶去后山,支援玉盈、鹏程与纤柔三人,前山的秃驴们,自有宋某全力拖延。”

    楚寻慨然应诺,大踏步而出,宋书剑走到紫翠殿门口,袍袖一挥,将火光、灯烛齐齐打灭,回身紧紧关上了紫翠殿的大门。

    望着深邃的夜空,宋书剑喃喃自语道:“如今之计,宋某也只能拼了这条性命,以报萧掌教知遇之恩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刚奔回八卦台,却一眼见到谢广陵仗剑立在高台上,四名黑衣人伏尸当场,咽喉处都有一道细细的血丝,显然是被谢广陵格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敌人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攻入玉虚峰顶?”

    他来不及多问,几步抢到阵图幻象前,一眼见到峰顶上有大大小小六七十个光点不断盘旋,不禁大惊失色,急忙仰头看去。

    正在宋书剑抬头之时,忽然头顶上破风声响起,却是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,两柄雪亮的弯刀化出漫天刀影,向他重重袭来。

    宋书剑冷哼一声,右掌向上拍出,却收了几分力道,仅余三四分而已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重伤对手,留下活口逼问情报,因此并未直接下杀手。只是他乃是先天化神二重的武学宗师,这一掌虽然仅仅用了三四成力道,也决计不是轻易能接。

    这一掌掌力沉雄,顿时将对手的弯刀打得脱手飞出,眼见就要被余力震伤,却听那人低喝道:“忏罪销业降贪魔,净体不畏刀剑伤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宋书剑的劈空掌已经重重拍在他的胸口,那人却只是身子一震,随即一个鹞子翻身,稳稳的站在台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下,宋书剑与谢广陵顿时目露奇光,诧异的向那人看了过来。【看小说,更新快,就选98小说网,百度搜索 98小说】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