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纯阳第一掌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百九十五章 肃杀极境 万物催折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阴云密布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有无数漆黑如墨的气息向李承渊周身上下聚集,包含了无尽的杀戮、死亡、毁灭的恐怖气息,更凝聚着无数凶戾煞气。

    站在李承渊身前,弘觉禅师恍惚中似乎看到,有万千杀气腾腾的军人魂魄层层叠叠立在李承渊的身后,气势雄壮,纪律严明,面对实力强横的敌人,丝毫没有惧色,反而斗志昂扬,杀机凛冽。

    而站在军阵前的李承渊,便是那杀性最重的一点寒芒,流露出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意境。

    他双目露出灼灼眼神,全身气势提升至最高,右手一扬,一柄漆黑如墨的战枪已经握在手中,遥遥指着弘觉禅师。

    “哪来的枪?”弘觉禅师不禁一怔,急忙凝目看去,这才看清那战枪仅仅只是一道由真气凝结而成的虚影,心中不禁更是忌惮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怒吼,平地起了一个雷霆。一道黑影已经迅捷无比的向弘觉禅师扑了上来,右手战枪平刺,毫无花哨之处,却是迅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,动如雷震。

    善战者胜可知,而不可为,军啸如虎。

    将有五危,死可杀,侵掠如火。

    攻其所不守,其疾如风。

    弘觉禅师只觉眼前一花,对方已经冲进了他身前一丈之内。这一招不仅威势惊人,而且似带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法则,令他退也不是,进也不是,仿佛只能在原地硬挨这一枪似的。

    他反应极为迅速,当下大喝一声,显化了金身法相,双掌猛然一翻,一只丈许大小的手掌呼啸而出,欲将李承渊一掌生生拍死!

    一枪一掌刚刚接触,弘觉禅师只觉一股杀气直沁入心脾,不由得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。再看那一枪,却带出一溜残影,与掌力突刺交错而过,却似乎全无攻伐之能,掌力疾吐之处,却是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咦?莫非只是虚影?或是徒有其表……”弘觉禅师心中大为疑惑,忽然胸口一痛,急忙低头看去,却见前胸已经被破开一个大洞,却没有半点鲜血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啊……”弘觉禅师踉跄后退数步,用手捂着胸口,脑中浑噩一片,半晌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几下兔起鹘落,旁边被柳随风死死缠住的古峰禅师来不及救援,弘觉禅师已经被一枪穿胸,不由得悲呼一声,一掌逼退了柳随风,急忙扑了过来,一把扶住弘觉禅师,惊叫道:“肃杀极境,以势凌天,万物摧折!”

    《礼记》有云:“天地严凝之气,始于西南而盛于西北,此天地之尊严气也,此天地之义气也。”?又云:“孟秋之月,征不义,戮有罪,严断刑,天地始肃。”主刑官、兵象,五声六律为肃杀寂寥。

    正是这等强横霸道的肃杀极境,弘觉禅师胸口被洞穿,就连刚刚涌出的鲜血,也被摧折瞬间气化,化作一道轻烟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继柳随风之后,纯阳门下三徒李承渊,终于正式掌控肃杀法则,位列化神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李承渊化作的那道残影与弘觉错身而过,立在柳随风身前,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笑,齐齐朗声道:“纯阳门下,有死无生!”抛开了实力强劲的古峰禅师,左剑右枪,齐刷刷反身杀进人群,顿时一片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这二人此时战力圆满无碍,如同虎入羊群一般,凡是遇到正慈、弘法、大觉、古峰四人,便合攻一招,继而撤身便退;遇到寻常武僧,手起一剑一枪,顿时将对方刺得一个透心凉;倘与金身大能相遇,则纠缠片刻,寻机转战。一番拼斗之下,大乘众僧终于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青宇独立支撑九曲迷阵,此时已是油尽灯枯,“法书天地”猛然反噬过来,激荡丹田,此时再也支撑不住,只得强提一口真气,急速翻身后跃,一只苍鹰已经飞了过来,载着他悄然飞上玉虚峰。

    此时九曲迷阵已散开,谢广陵与羽纤柔、郭家姐弟等人站在高台上,看着阵图幻象中柳随风与李承渊来回驰骋,众僧死伤累累,谢广陵不由得赞叹道:“随风、承渊当真是天纵奇才,甫一踏入先天,便有这般能为。纯阳宫无忧矣……”

    羽纤柔等人也是满脸艳羡之色,郭鹏程咧嘴笑道:“大师兄、三师兄如今都是先天了,咱们还得快马加鞭才是!”

    宋书剑将几近昏迷的慕青宇送回三清大殿,交由青月、朱景阳等人看护,重新走回高台上,看到阵图幻象中的场景,也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连日来殚精竭虑,竭尽手段,甚至不惜虎口拔牙,将纯阳宫最精锐的几个弟子送至最危险的地方,无非是要将大乘五寺的有生力量分割开来,一一剿灭,逐步蚕食。尽管纯阳宫众人重伤无数,如今总算在绝境之中,将敌我双方的力量拉近到最平衡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其余的已经不足为患,但是四大住持战力丝毫未减,绝非寻常人可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陶先生力拼大觉不下千招,几近脱力,恢复绝非数日之功,指望他已经不可能了;谢长老一身功力仅剩近半,尚需他镇守护山大阵;除此之外,只有宋某与随风、承渊三人尚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尽管已经将大乘五寺的战力削弱到极限,但是一想到那四大住持,宋书剑抬眼望着漆黑一片的山下,依然是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“已经没有任何花招可使了,剩下的就是决战!”

    “梅花易算,元始开天,再加上肃杀之道,应对大乘佛教的四大住持……”站在高台上,宋书剑背过身去,不让谢广陵与众门人看到他眼中的忧色。

    他心中反复计算,却犹自是一个胜少败多的局面,当下只能心中重重一叹:“如今也只能指望谢长老和几个年轻门人能多催动几剑,减轻一下正面的压力了。”

    种种谋划在宋书剑心中一一算定,他转过身来,正要对谢广陵密密嘱托几句,目光转处,忽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在阵图幻境的边缘,数十个小小的光点缓慢的闯入了视线,从玉虚峰虚影的方位来看,分明是从空中滑行过来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那光点血红一片,显然是对纯阳宫充满了敌意。【看小说,更新快,就选98小说网,百度搜索 98小说】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