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纯阳第一掌教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三百九十四章 纯阳门下 有死无生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此时的玉虚峰山路上,喊杀声震天,即使在黑漆漆的深夜中,依然隐约可见剑气弥漫,云雾缭绕,鲜血洒在雪地中,看着极为刺眼。

    慕青宇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,七窍都有鲜血汩汩而下,模样极为恐怖,手中握着的大笔却依然稳健无比,“法书天地”运转到极限,在空中极为艰难的划出一个个无形的文字,以无上真气凝结成文,又化为无数光点,沉入身前山道的九曲迷阵之中。

    在儒门大阵中,九曲阵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阵法,但是其困、缚、迷、幻的效果,却是极为强大。众僧甫一踏上山路,立刻被九曲迷阵所惑,顿时如同没头苍蝇一般,四处横冲直撞,甚至有心境不够坚定的武僧,一头从山道上冲了下去,落入悬崖深处。

    奈何这阵法中,却是有正慈、弘法、大觉、古峰四位金身二重的佛门大能,又有五位金身一重的武学宗师在侧踞守,四五十名化炁境界的武僧环绕前后,要同时影响他们,慕青宇不得不吸纳法则入体,才能勉强支撑这庞大的阵法。

    他原本只是化炁圆满的修为,前些日子领悟“法书天地”妙法,这才踏入半步先天。境界尚未巩固,便要面对如此强横的对手,实在是勉为其难。尽管如此,他依然还是傲然立在山道上方,死死缠住一干僧众。

    柳随风与李承渊二人悄无声息的潜入阵中,借着大阵掩护,接连击杀七八名僧众。李承渊刚刚偷袭击杀一人,迎面却撞上一名貌不惊人的灰衣老僧,当下侧面攻上,却被那名老僧反手格开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承渊反应过来,那老僧微微一愣,随即大喝一声,掌劈脚踢,招式沉雄,功力深厚无比,震得李承渊一阵气血翻腾。他心中一惊,情知遇到了对方队伍中的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这位老僧乃是峨眉山普贤寺的弘觉禅师,本次西征昆仑,普贤寺可谓精锐尽出,弘法住持带着弘见、弘明、弘觉、弘智、弘度等五位师弟下山,五人均是成名多年的金身大能,却不料李承渊在小庙中搏杀弘明、弘智二人,弘见、弘度二人又在玉虚峰北麓被谢广陵催动护山大阵击杀。峨眉五大先天,如今仅剩下弘觉禅师一人。

    起先弘觉禅师在大阵中不辨东西,只能摸索着一步步前进,突然发觉身侧有人偷袭,当下随手格挡,甫一交手,感受到对方拳招中蕴含的肃杀之意,刚一错愕,立刻反应过来,此人不是纯阳三徒李承渊,还会有谁?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两位师弟都死在此人之手,弘觉禅师不由得怒气勃发,恶狠狠的扑了上去,一**风骤雨的快攻,恨不得要将李承渊一掌劈死。

    李承渊苦苦抵挡,只觉对方的招式越来越重,浓郁的雾气中,一尊金佛法身璀璨生辉,纵然重重迷雾也遮拦不下佛光,不禁心中叫苦。

    斗得十余招,旁边又有僧人感应到这里的拼斗,摸索着向这边靠拢。李承渊暗暗发急,只得步步后退,将战圈渐渐向上引去。

    斜刺里一道晶莹剑光闪过,只听迷雾中两声惨叫,李承渊顿时心中一宽,情知是大师兄柳随风赶了过来。当下拳招一变,施展出精妙的《沾衣十八跌》,顿时将局势扳回几分。

    怎奈弘觉禅师武功精湛,见识广博,发觉对手展开了借力打力的功夫,当下高喝一声,双掌如五丁开山一般,直上直下的猛攻而来,竟是以势压人,你能借数百斤的力,万斤重的巨石大山,又岂可借力?

    李承渊此时进退两难,他内伤尚未痊愈,一身功力施展不出六七分,强行招架,立刻就会被震得胸口发闷;但是刚以《沾衣十八跌》对抗,却险些被无上金身大法力镇得双腿打颤;想要后退,对方的攻势却如影随形,丝毫不肯放过他半步。

    只听耳边唿哨连声,李承渊脸色一变,知道是慕青宇看清了九曲阵中的情形,不断呼叫他撤出战局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有低啸声若影若现,听声音来源似乎是忽前忽后,李承渊知道这是大师兄柳随风解决了身前的敌人,已经赶来助战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一辈子活在师父和大师兄的羽翼之下啊!”

    被弘觉禅师一掌震退,李承渊反而爆发了空前的勇气。

    他双臂一展,无穷无尽的庚金真气从身体中散发出来,如同惊涛拍岸一般,饶是弘觉禅师一心要将李承渊毙于掌下,却也禁不住这等汹涌澎湃的力道,顿时后退几步,真气遍布全身,提防对手可能的疯狂反扑。

    但是对手散发出来的真气越来越多,威势也越来越强。饶是身为金身大能的弘觉禅师也不禁暗暗心惊:“此子明明只是半步先天,为何金丹蕴含的真气如此霸道?”

    一抹淡蓝色的剑气在身前陡然出现,严阵以待的弘觉禅师急忙后退几步,喝道:“来得好!”当下抽招换式,与来援的柳随风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细微的“咔嚓”声突然响起,即使九曲迷阵的惑心之效也拦不住这个极为低沉的声音,听到这个声音,柳随风不由得精神一振,而弘觉禅师却脸色大变——这分明是李承渊体内的金丹破碎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破碎金丹?这小子莫非是要找死?”

    “莫说现在正在混战之中,便是寻常人碰他一下,免不得就要前功尽弃,真气散尽而死!”

    “这样就死了,当真是便宜了这小子!”

    弘觉禅师心念数转,只以为李承渊死局不可解,又见面前的柳随风一身先天修为,只得强行静下心来,与柳随风缠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他与柳随风斗得几招,已经落于下风,刚要变招防御,忽听得旁边有人大呼道:“弘觉师弟休要惊慌,贫僧来也!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声音,弘觉顿时心中大定,来者乃是普陀山洛迦寺住持古峰禅师,他摆脱了重重迷雾,一路冲上前来,刚好遇到弘觉禅师与柳随风拼斗,随即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古峰禅师乃是响当当的金身二重修为,与柳随风刚一交手,立刻展现金身法相,绽放丈二毫光,与元始开天妙术拼了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以一敌二,柳随风顿时落于下风,当下长剑展开,《太虚剑法》守得泼水难进,任凭两位金身大能连番轰击,却死死镇住身前数尺之处,一步也不敢后退。

    弘觉禅师窥得便宜,叫道:“师兄,你来缠住这小子,贫僧去杀了他护住的那人!”

    他刚一挪动身形,忽然心有所感,抬头看去,只见黑夜笼罩下,有无穷无尽的杀气渐渐汇聚一处,就连九曲迷阵的重重浓雾也被这惊天的煞气排开,露出漆黑晦暗的天空来。

    只听李承渊朗声道:“长河落日东都城,铁马戍边将军坟。尽诸宵小镇北义,长枪独守纯阳魂!”

    霹雳一声爆响,李承渊长身而上,双目凶光闪烁,大喝道:“纯阳门下,有死无生!”【看小说,更新快,就选98小说网,百度搜索 98小说】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