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重生带只嘤嘤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嘤?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我林牧以后就是偷电瓶车,被人抓住了打,被打死,死外边,也绝不会再去写稿子了!”

    愤愤的声音还没从脑海消失,眼前的穿越,就让林牧当头挨了一棍般地难受。

    林牧是个老书迷,看的书多了,就想着写一本,反正看那些作者写得挺轻松的,自己写应该也没问题吧?

    这一写,就是噩梦的开端。

    从玄幻写到仙侠,从都市写到科幻,武侠、历史也试过,一个字:扑!

    “凭什么别人能成神,我就扑街?”

    因为这个疑惑,林牧甚至跑到阅文年会上,找那些大神、编辑请教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,一切正常,如果没有以后的事情,林牧也不会发现那些大神的秘密,也不会穿越了。

    林牧到现在,仍旧记得自己偷偷摸进阅文总部时,不小心看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无数个作者的身影,无数个世界的虚幻,在演绎着一个个小说世界精彩震撼的故事。

    林牧看到,在《仙逆》的世界中,一头白发的王林杀伐悲情,可是在那一回头间,竟然显现出耳根的胖脸和圆身材来,一个近乎300斤、一头白发的王林,摆了个“乌鸦坐飞机”的姿势仰天悲愤:“顺则凡,逆则仙,我辈修士,何惜一战……”

    林牧更看到,在《回明》的世界中,风流潇洒的杨凌,又有了一张“月关脸”,而且还是秃头,正抱着成绮韵,在那滚烫的大石上一跳一跳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房间,万千让林牧无语的世界虚影间,一个银色的小圆球半悬空中,滴溜溜地旋转……

    林牧拿了那个球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杂草处处的庭院里,一个压水井边上,林牧呆呆地看着那水池中,堆成一片的瓷碗、瓷盘,那油腻的水面映衬下,那个六七岁的幼稚身影。

    好吧,穿越回到了1997年,也就是自己七岁时。

    没来得及去看周围的环境,林牧抬起左手,瞧着手中那个带着丝银线纹的小小肉球,如同气球充了水一般的小圆球,如果不是它能自动悬空在林牧身前,林牧几乎以为这是个死物。

    “以后就叫你肉蛋吧!”林牧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嘤!”

    肉球突然发出一声奇怪声响。

    “咦,会说话!”林牧惊奇道,“肉蛋你还会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次,肉球却是没再吱声,只是漂到林牧的肩膀上,仿佛休息一般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一个犹如机器猫般的存在,林牧的好奇心急速爆棚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个肉蛋目前似乎还只是幼生期,偶尔的两句“嘤嘤”声,似乎都能消耗其很大体力,任凭林牧怎么摆弄,反应也不大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这个肉蛋和个充气的女朋友差不多,只能无聊时玩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试了几次,林牧突然就感觉肚子一阵乱叫,饥饿的感觉袭来。

    “找点东西吃……”

    这片杂草丛生的后院,里面也没种什么菜,除了一个装满剩菜碗的水池,林牧正要走到前院,脑海里突然出现的“记忆”,却是让他呆了一呆,怔怔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里,自己仍旧叫做林牧,拥有着与前世一般无二的经历与亲人。

    一个辛苦勤劳的母亲,尽全力节约着每一分钱,农活、家务全做,将自己养育长大后,因为家里实在没钱用,只好到一家工厂打工的母亲。

    而在家里,却是那个自小就好逸恶劳、整天只知道和村里一群闲汉,大吃大喝的父亲,林母出去打工,本该照顾林牧的林父,却是懒散依旧,只顾自己潇洒。

    一对龙凤胎的小弟小妹,才不过四五岁的年龄,被他分别寄养在姥姥和小姨家……

    如今,大概是1997年的春夏相交,普通人家吃饭已经没有什么问题,但却是最需要钱的时候,在五分钱的硬币,还在社会上流通的这个时候,“万元户”是众人最渴望的目标。

    而对于现在还处于七岁小幼齿身体的林牧来说,比其他留守儿童更不堪,每天饥一顿饱一顿,有时候能跟着林父吃一顿,大部分时间,却是只能五毛钱买袋方便面,或者周围亲戚喊自己吃饭了。

    林牧一脸麻木地走进前院厨房。

    果然,如记忆中一样,自己母亲年初刚离开没两月,煤炉就熄了火,现在自己饿得肚子响,但找遍了厨房,也没找到哪怕一块馒头!

    往正屋里走了一圈,林牧“惊喜”地发现,面袋里竟然还有三四斤面,不止如此,在堂屋的门后,竟然还有三四十个“南街村”的啤酒空瓶!

    “可以!还给我留了点啤酒瓶!”

    林牧也不知道自己是该痛恨,还是该庆幸了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父亲,前世就是如此,潇洒了一辈子,哪怕喝得一身是病,依旧不管家人的劝阻,整日与些酒肉朋友吃喝,在林母撑起这个家后,他吃喝起来更是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林母一辈子辛苦,是那种最典型的慈母,为了家,为了儿女,从青丝红颜忙到白发苍老、皱纹横生,吃了一辈子苦。

    而林父,却是清闲了一辈子,几十岁的人,还和个小孩一样没一点责任心,只要自己有酒喝有肉吃、在酒桌上有面子,家里哪怕再穷,只要饿不死,他都浑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由于这样的情况,林牧与林父的关系一直很差,因为母亲的劳累,青少年时,更是恨极了自己这个父亲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四五十岁,林父性子总算有些“沉淀”,也开始关心起儿女的生活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林牧为母亲撑腰,曾针锋相对地顶了他两次,这对林父估计也有不小震动,暴虐尽消。老年时林母整天唠叨、说林父时,林父也整天厚着脸皮受着,算得上是另一种的“和睦”,让林牧总算是体验了一把家庭温暖。

    这让林牧对林父的感情很复杂,既痛恨他的不负责任,又心疼他老了后的病痛身体,如同天下间大多数父子关系一样,感情复杂。

    而在现在,林牧七岁的时候,正是不到30岁的林父,最“年少轻狂”的时候,自己饥一顿饱一顿,也就成了司空见惯的生活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